2019年7月14日常年期第十五主日证道
2019-07-12 14:57:42   来源:网络   评论:0 点击:

2019年7月14日常年期第十五主日证道圣赵荣司铎及中华殉道诸圣节房志荣神父是耶稣会士默想:  笔者在《中华殉道圣人传》(主教团于2000年大禧年出版)一书里夹了一份台北总主教公署秘书处的信,这封短信说:「原...

2019714日常年期第十五主日证道

 

圣赵荣司铎及中华殉道诸圣节

房志荣神父

是耶稣会士

默想:

  笔者在《中华殉道圣人传》(主教团于2000年大禧年出版)一书里夹了一份台北总主教公署秘书处的信,这封短信说:「原订于7月9日的中华殉道诸圣庆日,主教团改于7月7日(主日)举行,该日弥撒内容亦有更新,请参考使用。」信中所说的弥撒更新内容,包含了圣言选读的安排。现将两篇读经和福音略加解释。

  读经一,智3:1-9,正好能呼应上上主日庆祝的圣伯铎及圣保禄宗徒节:「虽然在人看来,他们受了苦,其实他们却充满了永生的希望。」伯铎在罗马被倒钉十字架,因为他自觉不堪当像主耶稣那样,直立被钉在十字架上。保禄因是罗马公民,不可受钉十字架的苦刑,所以在罗马城外被斩首。传说被斩下的首级跳跃了三下,头落地处有泉水喷出,这三处因而有「三泉」的称呼。智3:7-8说:「他们蒙眷顾时,必要闪烁发光,有如麦茎间往来飞驰的火花。他们要审判万国,统治万民,上主要永远作他们的君王。」在《中华殉道圣人传》里,田耕莘枢机的提词是「殉道者的鲜血是信德的种苗。」龚品梅枢机则提:「白刃可蹈,趋火不辞。」

  读经二,伯前4:12-19,是伯铎于公元63-64年间,尼禄皇帝迫害教会时,从巴比伦(即罗马)写给小亚细亚北部新归主信友团体的一段劝言:基督徒应乐于受苦。当初小亚细亚的新教友受到教外人和犹太人的迫害,对于中华一百二十一位在满清及民国初期,受到当政者和无信仰者迫害的主教、神父、修女和教友们来说,伯铎的这番话仍然铿锵有力:「你们分享了基督的苦难,好使你们在祂光荣显现的时侯,也能欢欣踊跃。如果你们为了基督的名字受人辱骂,便是有福的,因为光荣的神,就是天主的神,安息在你们身上。」(13-14)「因此,凡照天主旨意受苦的人,也要把自己的灵魂托付给信实的造物主,致力行善。」(19)

  福音,若12:24-26,是一粒麦子落在地里死去的名言,常常被引用。但在殉道圣人的节日选读这些话,有其特殊的意义。首先,若12:20-36这一大段是报导一些希腊人上耶路撒冷过节,并求见耶稣的事。今天所读的24-26三节,是耶稣特别向这些外邦人所说的、知心而坦诚的话。先从一个常识说起:「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去,仍然是一粒;若是死去,才会结出许多子粒来。」(24)然后,从植物的生命讲到人的灵性生命及其吊诡:「那喜爱自己生命的,必会丧失生命;那不爱惜自己此世生命的,必可保全生命直到永远。」(25)最后,由人上升到耶稣,再上升到天父:「谁要服事我,当跟随我;我在哪里,服事我的人也在那里;谁服事我,必蒙我父的尊重。」(26)中华殉道诸圣都是外邦人,他们跟随了耶稣,服事祂,也真蒙受天父的尊重。

 

反省与行动:

1. 一百二十一位中华殉道圣人的事迹,为我有什么意义?

2. 日常生活中,我是否因坚持信仰,为主作证而受苦?

3. 为了使华人早日基督化,我是否愿意像麦子落在地里死了,不惜牺牲性命传扬福音?

祷文:

请为天主子民祈祷。主耶稣要我们成为善心的撒玛黎雅人,抚慰受苦的近人。祈求仁慈的上主恩赐每一位基督徒,能像天父和主耶稣一样慈悲,敏锐地答覆兄弟姊妹们的需要,使受苦的人得到慰藉。

 

圣赵荣司铎及中华殉道诸圣节
中华主保(若十二24~26

(礼仪研究中心)

  教宗若望保禄二世于千禧年十月一日正式宣圣120位中华殉道圣人,这是我国教会史上值得庆贺的一件大事,从此,我们也有了自己的殉道圣人。2002年一月下旬,台湾地区主教们到罗马向教宗述职,在拜会礼仪暨圣事部时,部长梅堤纳枢机等告知,普世教会将在每年的7月9日,庆祝中华殉道圣人的纪念日。中华教会可由主教团决议,将此纪念日提升为节日,并可移至七月九日附近的主日庆祝。

   120位圣人中,87位是华人,33位是外籍传教士。其中主教6人,神父23人,修士8人(其中一位为辅理修士),7位修女,76位平信徒(其中2人是慕道者)。年龄最大79岁,最小的7岁。教友中有传道员、家庭主妇、守贞女子和幼童,各种职业,不同年龄的男女老幼,可做各种职业及不同年龄的圣职人员及教友的模范和主保。

   其中为首的圣赵荣司铎(1746-1815),洗名思定,本姓朱,贵州人。年轻时颇为放荡,年将二十,充当县差役。那时天主教刚由四川传入贵州,乾隆37年忽起风波,教友被捕入狱的很多。

   两年后,梅神父到此鼓励新奉教的人,也被捕,在狱中充满主的神火,传扬真道,感化所有犯人。朱荣正当守卒,听到梅神父的道理非常感动。他天资颇高,兼通文理,不多时,对圣道已了解透彻,坚心信服。梅神父出狱时,他送到几里以外,一路畅谈教理。从此信心日增。

  乾隆41年,梅神父给朱荣付洗并施行坚振,那天是圣思定瞻礼,故用思定作洗名。梅铎见他信德坚强,托他办许多事,又教他拉丁文,要他多读圣贤书,朱荣孜孜勤学,不辞劳瘁。有位娄神父见他为人忠诚热心,也请他帮忙。乾隆44年,四川大饥荒,瘟疫流行,丧亡无数,娄神父派他往泸綦江等地,付洗命危的婴儿。难平后归来,娄铎见他信德超群,求主教授以圣职;乾隆46年,和蒋若翰同时祝圣为司铎,时年35,从此改姓赵,称赵荣。

  赵荣晋铎后,常各处探访教友,讲解信仰道理,并听告解,指导忏悔者。所到之处,都让人深受感动。

  云南腾冲以西是猡猡人居住的蛮荒之地,娄神父请赵神父协助福传。成绩斐然。嘉庆19年,教难开始,杨神父劝他离去,但他婉拒,留守岗位。
  不久,有匪徒告官,赵神父因信仰入狱,受尽凌虐,始终不愿背教,遂死于狱中。教宗良十三世于光绪26年(1900年5月27日)宣为真福。2000年时,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将他与百余位中华殉道真福一同宣为圣人。

  在今天的福音(若12:24-26)中,耶稣对门徒说:「我实实在在告诉你们:一粒麦子如果不落在地里死了,仍然是一粒;如果死了,纔能结出许多子粒来。爱惜自己生命的,必要丧失生命;在现世憎恨自己生命的,才能保存生命,直到永生。谁若事奉我,就当跟随我;这样,我在那里,我的仆人也要在那里;谁若事奉我,我父一定尊重他。」

  的确,麦子不死,不结果实。愿我们都能效法诸位殉道圣人,不惜牺牲自己的性命,为主作证,传扬天国。

向中华殉道圣人诵
可敬的中华殉道诸圣及真福,你们为了信仰基督,勇敢地舍身致命,获得了天主恩赐的殉道荣冠,我们感谢天主、赞美天主。今天我们的国家民族,甚至全世界,都面临着艰苦的处境:天灾人祸、贫穷、疾病、战争,一再破坏人类生活的安定与和平。我们的社会也正受着唯物、享乐和消费主义的冲击,信仰生活也深受其害;恳请诸位中华圣人及真福为我们转求天主,恩赐世界各地都享有充分的信仰自由,基督的福音能处处广扬。愿我们能效法你们的榜样,在任何环境中,都坚持信仰,忠于教会,勇敢地为基督作证,不屈不挠,至死不渝。愿我们在享有平安和自由的生活时,也能体会基督信仰的珍贵,发挥信仰的活力,善尽福传的责任,在人类迷失方向的时代,能作照世的灯塔,引导人类出离迷津,走上救恩之路。恳请诸位殉道圣者和真福给予有力的援助。阿们。

 

反省与行动:

1. 我对中华殉道圣人认识多少?

2. 耶稣邀请我们要像麦子一样,落在地里死了,才能结出许多子粒来。这带给我怎样的启发?

3. 我愿意和耶稣以及中华殉道圣人一样,为了传扬福音,使华人社群基督化,不惜牺牲性命吗?

 

病人傅油圣事(路十25~37

张春申神父

  耶稣以慈善的撒玛黎雅人的比喻,讲解谁是我们应该爱的近人。我们今天从这美丽的比喻里,抽出一段枝节的经文,并根据教会中的一些传统,来解释七件圣事之一的病人傅油圣事。

   慈善的撒玛黎雅人,可说是耶稣基督自己的肖像;祂怀有天父的仁爱怜悯,虽然被那些自命不凡的经师与法利塞人、司祭与肋未人轻视,可是祂真正关怀苦难中的人,如同比喻中所说:「一看见就动了怜悯的心,遂上前,在他的伤处敷上油与酒,包扎好了,又扶他骑上自己的牲口,把他带到客店里,小心照料他。」耶稣不是周游各城各村,治好一切疾病,一切灾殃吗?其实基督今天还是临在人间,临在于教会的病人傅油圣事中,关怀一切患有疾病的人;藉着圣事的救恩,不只支持他们的精神生活,也抚慰他们躯体所患的疾病。

   圣经中有关疾病的基本观念,在某种程度下,仍是现代人能够接受的。人是一个整体,灵魂与肉身结合一体,互相影响。躯体患病,往往使精神低落;而精神不健全也能导致躯体病弱。所以圣经中有时把人世间的病痛,视为罪过的后果,即使我们在具体个别情况下,对于病人不该如此判断;不过就人类整体来说,病苦来自世界的罪,也是创世纪失乐园故事的教训。为此,耶稣基督、除免世罪的羔羊,怎会不救助我们的肉体呢?福音中许多治病奇迹,不正说明祂是天主派遣的救主吗?

   至于病人傅油圣事,便是救主基督藉着教会的礼仪:祈祷与傅油,接触患病的信友。祂是病人的支持与安慰,鼓励与祝福;祂恩赐病人在信仰中了解痛苦的意义;在爱情中依赖天父,面对生命的危险。往往也由于傅油圣事,引领病人与受苦受难的基督结合在一起,得到内心的平安,产生躯体上的效果而得到治疗。所以教会承认病人傅油圣事,不只为精神生活,而且为肉身的疾病,赐与救援的恩惠。这是新约所讲的道理。雅各伯书说:「你们中间有患病的吗?他该请教会的长老们来;他们该为他祈祷,因主的名给他傅油:出于信德的祈祷,必救那病人,主必使他起来;并且如果他犯了罪,也必得蒙赦免。」这便是教会中所说的病人傅油圣事。

   为此,病人傅油圣事不应给人制造一种错误的概念,以为它是给人送终的礼仪。其实恰好相反,这是耶稣基督为使病人精神坚强、肉身复原而建立的圣事。教会现在也鼓励年长信友,即使没有显著的疾病,也藉着领受圣事性的祈祷和傅油,平安善度老年生活。最后,我们也得坦然承认,死亡是任何人终要面临的;病人傅油圣事即使有时并未带来痊愈,却也由于基督在圣事中与临终病人的同在,引领病人进入永生。总之,在病人傅油圣事中,耶稣基督亲临于教友生命极为重要、最需要天主的时刻,怎么可以忽略它呢?

   今天福音中慈善撒玛黎雅人的比喻,使我们想到傅油圣事中的耶稣基督。我们不免有时如同那个半死半活的遭难者,无人照顾,甚至无人能照顾;但是慈善的耶稣,藉着教会的圣事,却常亲自来照顾我们。

 

常年期第十五主日 慈善的撒玛黎雅人

路加福音 25~37

薛恩博枢机 

丁颖达教授 

默想:

  慈善的撒玛黎雅人,是福音比喻中最耳熟能详的人物之一。有些慈善组织与机构的名称,就采用撒玛黎雅人,譬如,撒玛黎雅工作者联会。那么这位慈善的撒玛黎雅人到底是谁呢?当他的近人需要帮助时,他没有无动于衷、置之不理,却停下来悉心照料素昧平生的近人。

   我们首先听到的是一个典型的神学辩论,这在今天仍旧司空见惯──为辩论而辩论,提些蓄意羞辱对手的棘手问题,或是找些刻意讨好听众的时髦论调。无论如何,当时的问题是:一个人怎样获得永生。要是到了今天,人们谈起宗教与教会时,常找些更加肤浅的问题,诸如中世纪惩处异端的宗教裁判所、天主教倡导的禁欲伦理、或者教会的巨额财产等等。

   耶稣四两拨千斤地把这场讨论提升到一个全新的层面:别人说的话、甚至连圣经上的话,都及不上你自己的行为与生活所拥有的说服力。一眨眼的功夫,这场讨论不再是无关痛痒的空谈,而是对我来说全然个人化的阐述。

   「谁是我的近人?」爱近人与爱天主密不可分,否则我们怎么体现对天主的爱呢?耶稣在祂所讲述的故事里,为我们提供了永远耐人寻味的线索。那位司祭刚在耶路撒冷圣殿履行完职责,急不可待地赶着回家。他也许担心把路人打得奄奄一息的行凶强盗就埋伏不远处,伺机攻击下一个目标,于是决定少管闲事,走为上策,佯装甚么都没看到、听到。接着,在圣殿里的职位低于司祭的一个肋未人同样路过此地,不幸的是,他与圣职上司的行为如出一辙,也对可怜的路人置之不理。

   这两位以宗教为业的人士,在耶稣的故事里贬远大于褒。那对我们圣职人员来说时常是一种警讯。那位慈善的撒玛黎雅人是陌生人、外邦人,然而他却停下来帮助被毒打成重伤的路人。当年的犹太人视撒玛黎雅人为敌人,并把他们的宗教贬作半异教性质,但是耶稣偏偏将他们中间的一员当作模范。

   那位撒玛黎雅人没有像这年头的我们,先抬起手表看时间、或是查阅自己的行事历,他立即暂停行程,因为伤者命在旦夕,救人要紧。他毫不犹豫地为受害者施行急救,清洗、包扎伤口,并且确定伤者在客店里会得到妥善看护,然后他才重新启程。

   几年前,我很荣幸地参加了撒玛黎雅工作者联会新中心的祝圣庆典。我被邀请祝圣一幅平面画像,那是一位俄罗斯正教会神父为新中心的主任办公室所绘制的,画面恰好是慈善的撒玛黎雅人。

   更惊奇的是,画像中撒玛黎雅人的脸,就是耶稣基督的脸。神父画家解释说:基督是慈善的撒玛黎雅人,我们则是那个受伤的路人。耶稣不会忽视我们的需求,祂停下来帮助我们、医治我们、把我们带到祂天父的客店。祂因此展现自己是我们真正的近人,并说:「你们去,也照样做吧!」

 

反省与行动:

1. 当别人需要我帮助时,我是故事中的司祭?肋未人?还是撒玛黎雅人?

2. 我能意识到耶稣正像那位撒玛黎雅人,在我受伤时,尽心尽力的照顾我,并把我带到天父的家中休养吗?

3. 在人间,我和我的团体,可以如何成为善心的撒玛黎雅人呢?

祷文:

请为教会祈祷。耶稣教导我们要爱近人。祈求上主帮助教会的所有成员,都能学习慈善的撒玛黎雅人的榜样,忘记自己,全心帮助需要的人。

 

谁是我的近人?

30:10-141:15-2010:25-37

吴智勋神父,是耶稣会士

默想:

  今天的福音提到慈善撒玛黎雅人的比喻,这是路加福音所独有的故事。路加想藉着这比喻让我们注意法学士问的一个问题:「谁是我的近人?」毕竟这比喻是由此问题引起的。过去有人认为比喻的人物皆有所代表,如慈善的撒玛黎雅人代表耶稣,伤者代表罪人,司祭与肋未人代表犹太当权者,客栈代表教会,店主代表保禄宗徒。这种解释不但牵强,而且支离破碎,使人难以把握比喻的讯息。

  故事很简单,有人在路上被人打伤了,这在当时是一件相当普遍的事。这人既由耶路撒冷下来,极可能是一个犹太朝圣客。朝圣的人在路上时常遇到强盗,这些强盗很多都是撒玛黎雅人,因为撒玛黎雅人很讨厌人到耶路撒冷朝圣,他们与犹太人就应在何处朝拜天主争论不休;历史上他们亦与犹太人不和,而且发生战争。这班强盗打伤了他,洗劫后丢他在路边。

  有三个人经过现场,第一个是司祭,很可能大家心里立即想到身为司祭,即如今天的神父,应是好心肠的,为什么会见死不救?但如果我们设身处地看,这司祭并不是没有理由的。在圣殿服务的必须遵守圣洁的法律,所有不洁之人,不可以在圣殿服务,直至完全洁净自己为止。再者,圣殿服务是轮班的,相传那时耶路撒冷及附近的司祭有两万人之多,大概要等很久才轮到自己值班。那司祭很害怕碰到这伤者,倘若这伤者后来死去,自己就成为不洁的人,要用七天去洁净自己,很可能因此错过了在圣殿服务的机会了。为他来说,为主在圣殿服务是一件神圣的工作,比救人更重要,可能经过一番挣扎后,他最后理性地决定选择不救人。

  第二个路经的是个肋未人,所有司祭都是来自肋未这一支派,他的理由大概一样,因为他也在圣殿服务,不想碰到死人,失去在圣殿服务的机会。此外,可能这人很谨慎,想到路上不甚太平,他担心这可能是一个陷阱,假使他停下来,埋伏的同党便会一拥而上。在这种危险地带,根本自身难保,何况救人?所以经过一番理性分析后,他也没有对伤者施以援手便急急走了。

  第三个路过的是个撒玛黎雅人,如果是一个犹太的听众,一听到撒玛黎雅人出现,心里一定会想到这个伤者真是祸不单行,已经受伤了,又没有钱,更遇上一个敌人,不知这个撒玛黎雅人会不会走过去踢他两脚再走?结果却完全出乎意料之外,那人动了怜悯的心,没有用理性去分析是否应该帮助眼前受伤的敌人,帮了以后怎样向同族人交代?有时我们太理性了,没有碰到自己的心,理性往往是冷冰冰的,不像怜悯的心那么容易察觉别人的需要,怜悯心很多时都是善行的好指导。

  让我们回到法学士最初的问题:「谁是我的近人?」为一个犹太人,近人是指与他们同信仰、同种族的犹太人,其它一切都是不洁净的外邦人。圣经上所谓的爱近人如爱自己,为犹太人来说是爱自己同种族的人如同爱自己一样。耶稣在比喻里打破了这个界限,近人是我爱的对象,但不拘限于同信仰和同种族的人,而是泛指一切有需要的人。注意耶稣问法学士的问题:「你认为三个人当中,谁是那个遇到强盗者的近人?」再比较法学士原先的问题:「谁是我的近人?」我们会发觉耶稣不但要求基督徒无分种族与宗教,帮助一切有急需的人,而且更进一步主动地使自己成为别人的近人。耶稣的问题其实是一份邀请,带领法学士更上一层楼,可惜法学士理性地知道答案,却未能触动怜悯心,他的回答:「是怜悯他的那个人」,正反映出他仍然未能摆脱种族的仇恨,不屑称呼那撒玛黎雅人,未能明白耶稣问题中的邀请。不过,耶稣还不灰心,仍充满希望的鼓励说:「你也照样去做吧!」。愿我们明白耶稣的苦心,不光是理性地了解,更以怜悯心付诸实行,使自己成为别人的近人。

反省与实践:

1. 我觉得理性的分析与帮助有急需的人,何者较为重要?理性不能成为善行的好指导吗?理性不能帮助我更容易察觉别人的需要吗?
2. 无法明白耶稣问题中的邀请,法学士的难处在哪里?我能明白耶稣的苦心吗?
3. 耶稣邀请我们成为别人的近人,我是否会遇到如法学士、祭司或肋未人无法突破的瓶颈?还是有其他的难处?祈求怜悯人的上主,带领我们勇于实践爱德。

信友祷文:

1.请为有急需的人们祈祷。亲爱的天主,祢总是看顾我们,即时回应我们的恳求。求祢使我们能以怜悯心来指导我们每日的善行,时常察觉到别人的需要,主动热切地帮助有急需的人。

 

 

 

爱你的近人,为你的仇人祈祷

 

~和小春神父~ 

做为一个基督信徒,我们的信仰生活常常被要求两个幅度,爱天主在万有之上及爱人如己,这是天主诫命的总结。十字架的标记是一竖一横,也成了我们的生活指标,一竖指着人与天主的关系,一横是表示我们与周遭万物包含与自己的关系。所以这样的一个十字标记,成了我们信仰生活的实际爱的行动方向,读经一提到:「我今天吩咐的这诫命,为你们并不难,也不是离你们太远的。」信仰不只是追求灵验或死后的世界,而是我们生活当中的点点滴滴,天主圣言与教会教导的实践,当然天主的诫命包含在圣言里要我们遵守。

 

教会讲信望爱三德,是讲一个整体的三个面向,我们不能只宣信,而没有行为的见证,不然这会落入一个空无的信仰。「信德也是这样:若没有行为,自身便是死的。也许有人说:你有信德,我却有行为;把你没有行为的信德指给我看,我便会藉我的行为,叫你看我的信德。.人成义是由于行为,不仅是由于信德。(雅二171824」我们的福音不只是一种思想,也是更具体的行动要让这个世界更圣化。教宗说,上主赐予我们的盐是信德、望德和爱德的盐。但是我们要小心谨慎,不使这盐「变得无味,失去它的效力」。这盐「不是为保存起来,因为贮藏瓶中的盐百无一用」。所以我们应善加运用天主给与我们的信望爱三种德能,实际发挥在我们的生活中。

 

在这主日福音经文的开始,就叙述一位法学士前来请教耶稣:「应当做什么,才能得到永生?(路十25 )」福音作者指出这人居心不良,企图用提出问题的方式来试探耶稣。在信仰生活当中,我们许多的时候缺乏耐性、毅力,我们对生命的终结常抱着怀疑,我们喜欢寻找有没有捷径,即可到达的永生。所谓「永远的生命」就是指天主许诺的产业,犹太人的传统通常以「天国」来表达天主许诺的产业;「永远的生命」是希腊化的犹太世界所盛行的表达方式,也由此看出路加的写作对象主要是希腊化的犹太基督徒或外邦基督徒。但我们每一个人都也都渴望「永远的生命」,只要你是一个认真面对生命的人。

 

要获得永生,耶稣给了两个条件,首先要求完全的献身给天主:「你要全心、全灵、全力、全意爱上主,你的天主……(路十27a)」这句话对旧约「十诫」中的第一条的一个新的表达方式。第二个条件是要「要爱人如己(路十27b)」,要求尊重邻人。耶稣要我们将这个爱邻人的命令也扩大到爱外方人,就像耶稣要求当时的犹太人把爱护外方人如同自己的同乡一般。而「近人」在当时的环境中被了解为朋友,或者是在自己身边邻近逗留的人,所谓爱他们如同爱你自己,并不是指爱人的「程度」,而仅仅是强调爱人的「必要性」,说明爱近人和爱自己在法律上具有一样的重要性。而「谁是我的近人?(路十29)」耶稣并没有直接回答「到底谁是近人」,他却说了一个我们都非常熟悉的比喻: 善心的撒玛黎雅人,来提醒我们「其实这教训离你们很近,就在你们口里,就在你们心里,使你们可以遵行。(申三十14)

 

今天主日福音里耶稣叙述故事之后,祂反问了说:「你认为这三个人当中,谁是那个遇到强盗者的近人呢?」答案当然是不言可喻,耶稣遂要求法学士同样地以怜悯之心处理一切人和事务(参阅:十八22;十九8;宗十2),这个要求一方面回应了这位法学士最初请教耶稣的问题「我该做什么才能获得永生呢?(路十25)」另一方面也和「爱仇」的教导(六27-36)相互呼应。耶稣在这里又再一次提出更成全的要求,呼应着在玛窦福音里提出的邀请,你们一向听说过:『你应爱你的近人,恨你的仇人!』我却对你们说:你们当爱你们的仇人,当为迫害你们的人祈祷。(玛五4344) 所以你们应当是成全的,如同你们的天父是成全的一样。(玛五48)」司祭、肋未人和撒玛黎雅人看到受伤倒在路边的近人或仇人,他们各表现出了不同的做法,反而最后最能表现爱近人的是长期与犹太人为仇的撒玛黎雅人,而耶稣也要求我们这么做,去爱你的仇人。

 

教宗方济各在弥撒讲道中指出:爱我们的仇人很困难,但这是耶稣要求我们做的。宽恕我们的仇人,最起码的就是为他们祈祷,祈求上主改变他们的心。我们不要认为祈祷很廉价,衷心地为仇人祈祷是表现你愿意悔改,你愿意去爱的第一步。虽然我们常跌倒,但至少你愿意改善这仇恨的氛围,那是打开希望,让生命重生的机会。踌躇不前甚至关闭了那扇心门,将关系一直僵在仇恨的桎梏,那只会让生命枯萎。为我们的仇人祈祷!为迫害我们的人祈祷!虽然不容易,但这是耶稣的要求,我们不能只口里承认耶稣是主,而行动上却裹足不前。

 

教宗也表示,我们的主耶稣为那些不爱我们的人奉献牺牲。祂也为我们奉献牺牲,因为上主教导我们这个非常难却非常美好的智慧,为使我们相似我们的天父,祂使太阳上升,光照恶人,也光照善人。让我们相似祂的子,耶稣基督,他屈尊就卑成为贫困的,为使我们因着祂的贫困而成为富有的。

 

耶稣基督永远是我们生命的标竿,因为一切都是借着祂,也都是为了祂而受造。祂空虚自己,谦逊地服从,祂遵守着天主的计划,以十字架的血建立了和平,要告诉我们祂爱的诫命是如此。爱天主在万有之上,爱人如己,主基督就是典范,祂跟天主亲密的关系表现服从至死的信任,为了爱人类被钉在十字架上。祂以思言行为照耀仿徨歧途的人返回正途,又要求人们走向更成全的道路。也让我们在内心里问问自己:谁是你的近人?哪些是你的仇人?让我们一起来为他们祈祷。求主俯听我们。阿们。

 

 

天国驿站

蔡惠民神父

谁是近人

有个人上街购物,把一辆全新的脚踏车停放在超级巿场门口。直至第二天,他才想起他的脚踏车。冲到超级巿场时,以为那脚踏车一定被人偷走了。然而那脚踏车却安然无恙地停在原处。他高兴地跑到附近教堂内祈祷,感谢天主保全了他的脚踏车。当他走出教堂,却发现脚踏车不见了。

常年期第十五主日

天主创造人的时候,已将祂的法律写在人的心头上,人只要静心聆听,便可发现心底的声音。昔日梅瑟向外邦人讲述天主的诫命时,已清楚指出这一点:「我今天吩咐你的诫命为你并不难,也不是达不到的。这诫命不在天上,也不在海外。其实,这话离你很近,就在你口里,就在你心里,使你遵行。」(申29:11-14)这法律就是「你当全心、全灵、全力、全意爱上主,你的天主,并爱近人如你自己。」(路10:27

人认识天主的法律是与生俱来的。中国古人从没有听过梅瑟或其他先知的教导,但历史上却充满「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伟大人文精神。「恻隐之心,人皆有之」这句话正好说明天主的法律普遍存在人心的事实。无论国家或个人出现任何苦难、不幸或灾害,社会大众自会互相守望,怜悯之情,油然而生。

「爱近人如你自己」既然是与生俱来的感应,为何人仍要不停地问:「谁是我的近人?」记得晋铎后便开始了监狱的牧灵工作,在短短两年里,总算跟几个囚友建立了较深入的友谊。一天晚上接近零晨时份,电话铃声把我吵醒,对方说自己是刚刚获释的囚友,现在就在圣堂门外,很想跟我见面。这人究竟是谁?虽然他给我报上姓名,但我没有印像。带着满脑的疑惑,我到圣堂门外跟他见面。对方确是一个囚友,但我跟他从没有甚么交往。他几天前获释,立志要从新做人,不想到昔日的朋友圈子投靠。他向我借一千元解决食住的燃眉之急,找到工作后才如数归还。当时真有一股冲动拿钱给他,不过,一连串的理由叫自己小心,不要轻信。他是否骗我?为甚么这个时候来找我?我怎知道他会改邪归正?最后,我以释囚不是我的工作范围为理由,请他明天再来,以便转介到其他释囚组织。当我转身回到圣堂时,就像善心的撒玛黎雅人比喻里的司祭,在耶路撒冷到耶里哥的路上,从一个半死半活的人旁边走过一样。

怪不得人要不停地问:「谁是我的近人?」原来在实际处境中,善心可能会被利用,同情可能会被欺骗。弄清楚谁是近人,就可以确保善心用得其所;反过来,弄清楚谁不是近人,我们就可以置诸不理。不过,人不容易为近人划上清楚的界线。到清楚界定时,相信那只是自己退缩和逃避的合理化借口。

昨天在内地步出一个地铁站时,迎面而来一个断了双腿的行乞小孩。当我们四目交投时,内心有一股说不出的怜悯。不过,很快脑海又闪出一连串的顾虑。他是否被不良份子操控的小孩?若果我给他钱,附近行乞的人会否一拥而上?我的施与是否会令更多无辜的小孩受害?小小的施与是否能发挥长远的帮助?再一次,我硬着心肠,像一个肋末人从那个半死半活的人身旁走过一样。

我们愈要弄清楚谁是近人,愈发现没有一个是近人。因为无论他们的需要如何迫切,我们都可以说服自己不要理会;无论我们的内心如何触动,我们都可以找到足够的理由叫自己问心无愧。其实,那撒玛黎雅人是最有理由不顾而去的一个,因为当时犹太人和撒玛黎雅人关系紧张,不相往来。如果有人发现一个半死半活的犹太人躺在他身边,真是有理说不清。他反而没有理会这些矛盾,也不介意对方是犹太人。他一看见便动了怜悯的心,并上前医治他的伤口,又骑上自己的牲口,把他带到客店里,小心照料。(路10:34)结果,撒玛黎雅人因着怜悯的行动,在不友善的人身上发现自己的近人。

或许我们现在明白,当法利塞人追问耶稣谁是近人时,耶稣为甚么没有直接的答覆。愈要介定谁是自己的近人,愈发现没有一个是近人,近如自己的同事、亲友,甚至家人,我们都可以心安理得地不顾而去。耶稣最后给他说:「你去,也照样做罢。」(路10:37)唯有以怜悯的态度待人,纵使在矛盾中,在不值得信任的人身上,自会发现谁是自己的近人。

 

谁是我的近人

道亦有道
阎德龙神父
耶稣在福音为我们指出信仰生活中两条不可分割的诫命:「你应全心、全灵、全意,爱上主你的天主。这是最大也是第一条诫命。第二条与此相似:你应当爱近人,如你自己。」(玛22:37-39) 

耶稣所说的第一条诫命「你当全心、全灵、全意,爱上主你的天主。」(申6:5)是以民每天诵唸的经文,经文要求以民以整个自己去爱天主。耶稣附带说出第二条诫命,指出要以爱自己的爱去爱其他人。耶稣所讲的「爱人如己」便是引用了肋未纪第十九章十八节。 

因为耶稣认为爱主和爱人须合而为一,如果单单爱天主,在生活上却不懂得爱其他人,这份爱仍然是一份欠缺、并不完美。事实上,爱人是爱天主的具体表现,由人如何爱其他人,便知他如何爱天主。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对于「爱谁?」「怎样爱?」「甚么时候爱?」或会感到困惑,藉着对法学士的提问,耶稣清楚回答我们上述的疑问。 

首先「爱谁?」我们先要问谁是我们的「近人」?在慈善的撒玛黎雅人的比喻中,近人就是我们此时此刻遇上的需要帮助的人,不论对方是何种国籍、种族;贫穷或富有;认识的或是不认识的。因此,「近人」未必是我们所熟悉的亲人、朋友、同事或家人,当我们遇上一位需要帮助的人,他/她便是我们的近人。 

至于怎样去爱这「近人」呢?正如慈善的撒玛黎雅人一样,他根本与那受伤的人俩不相识,但他却动了怜悯的心,为伤者伤处注上油和酒,包扎好,送他到客店……嘱附店主小心照料……令伤者完全脱离困境。同样,耶稣要求我们像慈善的撒玛黎雅人一样,不加计较,甘心情愿为有需要的人给予关爱和帮助。 

我们要打破墨守成规的观念,从这个慈善的撒玛黎雅人身上学习活出真爱。中国人爱说「四海之内皆兄弟也」。本年四月及五月中,香港有多名在非典型肺炎病房中救治病人的医护人员及一名在暴雨洪水下救人的督察,他们为拯救急需者,不惜献出自己的生命,是揭示真爱的具体例子。 

如果我们明白耶稣基督的教导,有一份爱人如己的意愿,我们便可以在任何时刻,遇到任何有需要的人,不加计较、作出牺牲,无条件地给予帮助。愿每一位基督徒都努力在生活中爱主爱人。 

 

谁是我的近人


朝夕相随
陈日君主教
大家都熟悉善心撒玛黎雅人的故事,但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在这段路加的福音里,那法学士问的是「谁是我的近人?」也就是问「爱近人的诫命中所指的近人是谁?」但耶稣讲完故事后却反问他「你认为这三个人当中,谁做了那个遇到强盗者的近人呢?」 

「近人」原来是一个「双程」的关系。法学士问的是:「哪些是我该爱的对象?」耶稣却提醒他:需要我们爱的对象常在我们身边,问题是:我们中谁把他当做近人而相对地也把自己作为他的近人般爱他、帮助他? 

耶稣曾说:「你们常有穷人和你们在一起。」(若十二:8)我们身边的「近人」多不胜数,他们成了传媒报导的新闻内容,他们成了政府各类统计中的数字,但大家乐于忘记他们是我们身边有血有肉的近人。 

「一家数口长期用猫鱼送饭」,直至家主自杀了,我们才惊讶地问:「这样的事怎么可能发生在我们这城里?」但自杀的穷家主愈来愈多了,我们也就习惯了。 

一个活泼可爱的小女孩从父母身边,从爱她的老师同学身边被拉走,遣返去了大陆,大家都说这是多么不合人情。但有高官说,将会有一百六十七万五千如此的大陆港人子女涌来香港,大家就决定还是先照顾自己吧。 

有人被强盗打得半生半死,本来不是「恻隐之心,人皆有之」的吗?但那位司祭,那位肋未人看了一眼,就从旁边走过了,只有那撒玛黎雅人动了怜悯的人,做了爱德的行动。 

有圣经学者说:这里的「怜悯的心」本是圣经里惯用来描写天主「慈爱」的辞。也有圣经学者说:这故事里的善心撒玛黎雅人,指的是我们的善牧、降生成人的天主子。这样的解释并不是要把我们的注意点移离爱德的责任,而是先把爱德的泉源清楚指出来:真正的爱来自天主。爱近人的诫命已成了耶稣的新诫命:「你们该彼此相爱,如同我爱了你们一样。」(若十三:34) 

读经二说:「天主乐意使一切在祂(基督)内达致圆满,并藉着祂在十字架上倾流的血,建立和平,使人间和天上的一切,与天主重归于好。」 

爱是从天主来的。圣父圣子的爱是一切爱的泉源,只有全心、全灵、全力、全意爱天主的人才会爱人如己,如耶稣一样爱人。 

这样的爱是难还是容易?梅瑟向以色列人说,那是容易的:不太难,不太远,不在天边海角,在我们的口里,在我们的心里(读经一)。所谓「人之初,性本善」。 

不过经验好像说,这并不容易。耶稣的故事里失败与成功的比例是二比一。犯了罪的人类有自私的趋向;社会上的恶表把人愈拖愈低;如果有责任教育人民的,反带头鼓吹功利主义,歧视弱势社群,那么爱心的衰退更不堪设想。 

但哪里罪恶多,恩宠也愈多。那「首先从死者中复活的」(读经二)也把新生命的动力带给了我们。凭本性已差不多做不到的,藉恩宠的助佑还是可能的。 

恩宠绝不是信徒的专利品。撒玛黎雅人为犹太人来说是异教徒。耶稣这故事叫我们这些自以为是正人君子的(司祭、肋未人)要认真自我检讨:我们的行为是否符合我们所宣讲的道理,是否配合我们的身份。多少未获信仰大恩的人能慷慨忘己,默默陪伴着在艰难中的近人,分担他们的困苦。让我们信徒不要在那遇强盗者的身边只看一眼就走过! 

 

 

爱你的近人

 

?和小春神父?

天主是我们信的对象,祂原不需要被证明存不存在,就像我不需要证明我的父亲存不存在一样。天主就是天主,我们相信祂,随着岁月的增加,就会越来越认识祂,也就越来越体悟到天主在我们身上爱的计划。

你是什麽时候认识天主?这个问题就好像问你说:「你什麽时候认识你的父亲?」这个问题很难完整地给出准确答案。因为我们跟父亲的生命连系不能被解构,这是一个不断圆满的生命进程,所以我们很难切出哪一个「时间点」是正确答案,我们与天主的关系也是如此。有人只要沉醉享受在父亲的爱中生活,父亲也不会要求他的孩子去探索研究他,父亲只要他的孩子们安稳地在他的爱内生活。对于天主,有的人也是如此,他信仰的天主就是爱他的天主,只要快乐地在祂的庇荫之下生活,享受祂所给予的恩典与生命,足矣!这样时时满足与接受当下的生活也是一种信仰见证。

信仰的见证就是日常生活点点滴滴的累积,而且我们大部分的人是这样平凡的过生活。「我今天吩咐你们的这诫命,为你们并不太难,也不是离你们太远的。(申卅11)」信仰的见证不全是轰轰烈烈,抛头颅洒热血的殉道式的信仰见证,更多的时候是生活当中柴米油盐般的简单、实际而诚恳。「这教训离你们很近,就在你们口里,就在你们心里,使你们可以遵行。(申卅14)」

「老师,我该做什麽,才能获得永生呢?(路十25)」也许你也这样问过耶稣。耶稣的回答应该就是:去「专注」地「爱主爱人」。当我们「专注」某一物,其余的东西就会退其次,天主的事是我们「专注」的对象,什麽是天主的事呢?天主在今天福音中就说了一个例子,就是:爱你的近人。

福音中法学士问耶稣说:「谁是我的近人呢?」依照那个时代犹太人的思想,这个问题是不容易主观的认定,可能它会充满着陷阱和试探。因为按照法利塞人的想法,犹太人才是天主的选民,所以只有犹太人彼此之间才是「近人」,其他民族都是外邦人、是异族而不是近人,所以不相往来。但是另一派法利塞人则认为:只有遵守法律的以色列人,彼此才算是「近人」。耶稣是真智慧的真主,祂不直接答覆他的询问,反而引用一则善心撒玛黎雅人的故事比喻,来影射各种伪善者真正面貌和行为,借故事中的善心外邦人的爱德行为,来开导法学士去确认「谁是你的近人?」也在这个机会,教训犹太民族,要发挥大爱及于仇人。

福音故事中的过路人,包括司祭、肋未人,他们都是法律的代言人、维护者、献身专务敬礼天主的人,应当比别人更知道爱护贫病弱小、痛苦伤残者,但他们见到被抢的伤者,竟然看一下就离开,不加以救援。他们是缺乏爱德,是光说不练的伪善君子。我们是不是常扮演此类的人而不自知。我们是不是也常常满口仁义道德,但遇到当下危急需要付出时,我们袖手旁观视而不见。

教宗说:「我们有时看到贫困的悲惨处境,却从前面走过去,好似与我们不相干;一切照旧进行,好似没发生任何事一样。我们最终成了伪君子,不知不觉地变得精神麻木,思想迟钝,生命枯竭。」

撒玛黎雅人所表现的爱德是诚恳而实际的,他真正动了恻隐之心,以真切诚恳的慈悲,恩待别人,他如同天主的肖像,爱人无分彼此,没分肤色、种族或亲疏远离。救人须及时,不必有国家、民族或乡党之别。

善心者是甘心牺牲,不图回报。善心的撒玛黎雅人不怕耽搁路程,不畏劳苦麻烦,肯花钱为伤者治疗,更不思考到伤者会感谢和还报,一心只在关怀伤患,这种无私,爱人如己的伟大胸襟,正是我们身为基督徒所应有的精神。他的爱德善行是普遍又持久的。这位撒玛黎雅人,他连着过路人,且又是自己民族的世仇者,也肯设法去营救。可见他的爱心是无私的,且是持久的好德行。他不仅着手进行,又救人救到底,送伤者至旅馆,请主人代为寻医治疗,归来再还清所有费用,直到此人康复。像他这种爱人至上的美德,的确值得我们学习效法,我们若要行善事就要慷慨大方,爱要一视同仁,不分贫富贵贱、亲疏友朋或陌生的旅人,有难须相助,不怕烦难,要怀抱着:「为最小的弟兄所做的,即是为耶稣所做。」

教宗说:「慈悲不是一个抽象概念,而是一种生活风格。在每日生活中,我们都应注意到并且碰触那些有需要的人。」

万有都是藉着耶稣基督而创造的,一切都是藉着祂,也是为了祂而受造。世界都是跟祂有关系,所以我们对万物慈悲,就是对天主的感恩,对人慈悲,这更是对天主更大的虔敬。所以我们求天主,引导我们返回正道,寻求真理,摒弃一切有辱信仰的事。我们要用我们慈悲的生活歌颂天主的圣名,以称谢天主的尊荣。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2019年7月7日常年期第十四主日证道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