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13日常年期第廿八主日证道
2019-10-10 16:50:42   来源:网络   评论:0 点击:

2019年10月13日常年期第廿八主日证道知恩、感恩与孝道房志荣神父是耶稣会士默想:路17:11-19,耶稣治好十个痲疯病人的奇迹,是一篇内容丰富、描述精采的报导。逐字逐句读这九节经文,不难领略每节经句所传达的讯...
20191013常年期第廿八主日证道


知恩、感恩与孝道

房志荣神父

是耶稣会士

默想:

17:11-19,耶稣治好十个痲疯病人的奇迹,是一篇内容丰富、描述精采的报导。逐字逐句读这九节经文,不难领略每节经句所传达的讯息。11:「耶稣往耶路撒冷去,沿路经过撒玛黎雅和加里肋亚之间的边境。」这是继续路9:51开始所说的,耶稣走向耶路撒冷,以完成祂的救世大业。在那里,耶稣的同胞们要用十字架来回应祂藉由医病、行奇迹而施予的恩惠(路23:23)。12:「祂走进一个村庄,迎面来了十个痲疯病人,远远地站着。」犹太社会视痲疯病人为天主惩罚的罪人,该与常人隔离(肋13:46),有人接近时,他们该喊「不洁,不洁!」(肋13:45)。如果病愈,应求司祭带领他们回到群众之中,并要奉献赎罪祭。

 

13-14:「(他们)高声呼喊:『耶稣,老师,可怜我们吧!』祂看见了他们,就说:『去吧!让司祭们查验你们的身体。』他们去的时候就洁净了。」十个人一起呼喊,求耶稣怜悯,表现出他们的信德;而他们虽然尚未治好,听耶稣的话去让司祭察看,又表现了更大的信德;就因了这样的信德,他们走在路上时,都被治好了。15-16:「其中一个看见自己病好了,便转身回来,大声赞美天主,在耶稣脚前叩头致谢,那人是个撒玛黎雅人。」这个撒玛黎雅人的信德更加出色:他深刻体验天主的大能和慈善,大声赞美祂,并拜倒在耶稣脚前,叩首致谢,多么难得!奇怪的是,另外那九个人,为什么一起呼救,却没有一同感谢呢?请听耶稣怎么说:

 

17-19:「于是耶稣说:『不是十个人洁净了吗?另外那九个在哪里?除了这个外邦人,难道没有人回来颂扬天主的光荣吗?』耶稣又对他说:『你起身去吧!你的信德救了你。』」耶稣称那位撒玛黎雅人为外邦人,可从以色列南北国历史来懂。公元前721年,北国以色列,包括加里肋亚和撒玛黎雅,被亚述占领,当地人民被放逐,却有许多亚述王国的人民迁居至此地,这些新移民都是外邦人,直到耶稣的时代都是如此。福音书多次提到耶稣欣赏外邦人的信德,可作以色列人的模范:为自己附魔的女儿求耶稣赶出恶魔的客纳罕妇女(谷7:24-30)、罗马百夫长(路7:1-10)、慈善的撒玛黎雅人(路10:30-37)、加纳的皇室大臣(若4:46-54)等。

 

回味路加这篇感人的记述,十个痲疯病人被治好,只有一个外邦人回来感谢耶稣,归光荣于天主,真让人不胜唏嘘。不只我们吃惊,耶稣也觉得奇怪。祂的三句问话,透露出对于我们知恩报爱与否是十分敏感的:不是十个人都治好了吗?另外九个人在哪里?除了一个外邦人以外,其余的几位都不回来颂扬天主吗?

 

  我们教会最美的圣事是感恩圣事。在这每主日甚至每天庆祝的祭宴中,我们跟基督一起向天父感恩,也彼此作揖、互谢。知恩、感恩、报爱是人与人互动最自然、常见的事,也是天人交往最普遍,最欢乐的事。我国一向强调的孝道,正是透过行动,向父母谢恩的基本人性。

 

反省与行动:

痲疯病人祈求主耶稣怜悯,给我什么启示?我的心灵是否患有癞病,需要主耶稣来洁净?

我深信一切恩惠都来自上主吗?我常怀着信德,向上主求恩吗?主俯允了我的祈求吗?

我亲身体验过主的怜悯慈悲吗?我如何知恩报爱?

祷文:

请为天主子民祈祷。十个被治愈的麻疯病人,只有一位回来称谢耶稣。祈求仁慈的天父恩赐每一位信靠上主的基督徒,能深刻体会天主的怜悯和慈爱,并懂得知恩报爱,归光荣于上主。

 

圣洗圣事

(路十七11~19)

张春申神父

今天福音中记载耶稣洁净了十个痲疯病人,给我们一个机会讲解七件圣事中的第一件:圣洗圣事,因为这件圣事引人注意的往往是洗涤的恩宠。

 

   耶稣自己在公开传播天国喜讯之前,领受了若翰的洗礼。福音中记述当时天开了,圣神藉着一个形象,如同鸽子,降在祂上边,并有声音从天上说:「祢是我的爱子,我因祢而喜悦」。这短短的记载,已在耶稣受洗事件中,指出天主在旧约中许诺的默西亚时代已经来临,而耶稣便是祂所派遣的默西亚。在祂生命中完成救恩的圣神,将要充沛地活跃;耶稣在圣神推动下,不是按照当时一般犹太人的想象,以武力和军备促使天国来临,而是以祂的宣讲,以祂的作证,最后以死亡与复活,使其使命大功告成。

 

   耶稣的受洗实在是教会圣洗圣事的典型。祂在受洗时所经验到的,某一程度上,将类似地出现在领受洗礼的基督徒生命中。其实,有关圣洗圣事的道理,新约中保禄著作发挥得最为详细,而四部福音也已经足够地使我们了解这件圣事的意义。

 

   玛窦福音记载耶稣复活后训诲宗徒:「……使万民成为门徒,因父及子及圣神之名给他们授洗」,这表示圣洗圣事的来源是耶稣基督;当祂死后复活,完成救恩,祂指定圣洗圣事—信友生活的基本和出发点,作为圣事中的第一件。

   圣洗圣事按照耶稣的训诲,清楚地是入门圣事,它使领受者进入门徒的团体,加入教会。教会不是别的,是在天父永恒计划中,在基督内由信者结合而成的团体,它因着圣神而生活。所以领洗加入教会的信徒是属于圣父、圣子,及圣神的权下。

 

   不过教会作为一个团体,与人间的法律性、伦理性的组织并不完全相同,她是一个充满天主生命的团体,圣保禄称她为「基督的身体」。加入这样一个神圣的教会,究竟是怎样的一个过程呢?当然圣保禄已经清楚地说,藉着信仰与洗礼,归于死亡与复活的基督,如此,领受洗礼的人与基督结合为一个身体,也就是加入教会。不过这个有关洗礼的思想,福音中已经暗示了;耶稣自己曾经把自己的苦难比作洗礼,祂说:「我有一种应受的洗礼,我是如何焦急,直到它得以完成!」后来相信基督,领受洗礼的人,便是藉洗礼的象征,与死亡复活的基督结合为一,其后果之一,便是罪过的宽赦与生命的赋予。圣洗圣事中,最令人注意到的便是涤除各种罪过,但更为基本的,其实是由于加入了教会,即基督的身体、圣神的宫殿,因而获得了新的生命;罪过的洗涤则是消极的一面。

 

   一般的教理书中,也常注意到圣洗圣事赋与神印或印号。当然这不能以想象或物质概念来加以描绘。信徒领受洗礼,加入有形可见的,与天主缔结盟约的救恩团体教会之后,仍可能自由地离去,但是天主的爱,和祂救恩的许诺,永不磨灭地永远常存,这便是信徒在圣洗中领受印号的意思;这在信仰层面上,我们能加以肯定。

 

   我们从十个痲疯病人的洁净,讲解了洗涤罪过的圣洗圣事。最后,让我们注意今天福音的重点:感谢天主的恩赐。

 

反省与行动:

我对于圣洗圣事有怎样的认知?

在怎样的事情上,我能领略上主慈爱的永不改变?

在蒙受上主助佑后,我如何感谢称颂祂?

 

 

可怜我们吧!

路加福音 十七11~19

薛恩博枢机  

丁颖达教授 

默想:

直到今天,痲疯病仍然没有从人间完全绝迹。我到奈及利亚访问时,亲眼目睹痲疯病患坐在路边,伸出扭曲变形的手求助。痲疯病菌造成他们颜面溃烂,你必须鼓足勇气才敢看他们一眼。今天的世界与耶稣时代没有甚么两样,这可怕的疾病引起人们的厌恶和恐惧,为此痲疯病患被社会所摒弃。

 

   夏威夷群岛中的莫洛凯岛曾是一个隔离区,痲疯病患被强行押解上渡轮,放逐到那里,自生自灭。一位叫达弥盎.迪沃斯特的比利时神父,听到痲疯病患的悲惨遭遇后非常震惊,自愿前往服务,把天主爱的讯息带给那些彷彿被活埋的病人。神父在岛上服务了许多年,不但活出希望的福音,并且将它转化成实际的行动,直到最后彻底献身,染上痲疯病,变成病患的一份子。一八八九年四月十三日,达弥盎神父在同伴与病友们的祈祷声中与世长辞。

 

受到耶稣爱的感召,圣达弥盎神父不惜献身为最贫穷的人服务。像耶稣一样,他没有从痲疯病患旁擦身而过,更没有对他们的凄惨境遇视而不见;透过病患丑陋的面容,他看到的是正在受苦的人,他们是自己的兄弟姊妹。

 

「可怜我们吧!」痲疯病患高八度的痛苦呼求,打动了耶稣的圣心。痲疯病固然已经在很多发达国家销声匿迹,但是拆散亲人、让他们在孤独中被隔离的「传染病」却依然散布在我们的社会中。我想到很多(实在太多)成为毒品受害者的年轻人,以及长期失业的人,他们彷彿得了一种萎靡不振的疾病。他们到处被冷落,因为别人讨厌看到他们游手好闲的样子。

 

在以前,患上痲疯病等同于被社会判处死刑,所以痲疯病患跟活着的死人一般。许多现代人是否有着相似的感觉,自己每天像幽灵般游走人间呢?有些精神病患就是这样描述他们的心境。

 

在耶稣时代,痲疯病患鲜有恢复健康的可能,所以如果患了痲疯病,竟然痊愈,就跟死而复生一样,被视为奇迹。今天还有相类似的奇迹发生吗?有,我亲眼见过!「最后晚餐团体」就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年轻的毒品受害者在那里获得重生的希望。我去过他们在奥地利布根兰邦小海德夫人镇的团体,那里的年轻人喜乐地工作、祈祷,充满生命与活力。很难想象他们不久以前曾被毒瘾拽到死亡的边缘,沦为现代社会的痲疯病患。

 

「最后晚餐团体」像雨后春笋般在各地成立,创建这些团体的是广受爱戴的意大利裔艾维拉修女。她清晰地向我们阐述这些奇迹的来龙去脉:耶稣已经战胜死亡,祂活在我们中间不停地行奇迹,就跟两千年前一模一样,我们可以看到、摸到祂的奇迹!

 

很可惜,十个被治愈的痲疯病患中只有一个回来感谢耶稣。归根到底,那是我们每个人必须扪心自问的问题。耶稣难道没有藉着祂的慈悲接纳我、爱我、治愈我吗?难道我也〔像那九个痲疯病患〕很快就遗忘了?还是我仍在学着掌握这一点呢?

 

译注:
  圣达弥盎.迪沃斯特Damian de Veuster神父1840年生于比利时一个热心教友家庭,排行第七,是最年幼的孩子,长得又高又壮。18岁时立志修道,23岁时主动要求修会派他去夏威夷,翌年在那里晋铎。达弥盎神父后来又主动接受主教派遣,去莫洛凯岛隔离区服务痲疯病患,尽管后来染上痲疯病,依然服务其他病友直至1889年在岛上病逝。1995年列真福品,2009年宣圣,纪念日5月10日。

 

反省与行动:

我们周围有没有以各种形式出现的现代痲疯病患呢?如吸毒者、嗜赌者。我们要如何帮助他们呢?

耶稣治愈了十个痲疯病患,只有一个回来谢恩。我珍惜耶稣的爱,常对他感恩吗?

我在困难中,常呼求耶稣的救助吗?

祷文:

请为所有基督徒祈祷。上主恩赐我们数不尽的恩宠,我们却常不知感恩。祈求上主恩赐我们,能效法唯一回来谢恩的麻疯病人,常念及上主的恩赐,不断祈祷和感谢。

 

 

救恩的渴求

列下5:14-17弟后2:8-1317:11-19

吴智勋神父

是耶稣会士

默想:

今日的第一篇读经和福音明显地有很多共通点:叙利亚人纳阿曼和撒玛黎雅人,这两个外邦人都患了痲疯;两人都排除初步困难,找到适当的人求医,纳阿曼找到以色列的先知厄里叟,撒玛黎雅人找到耶稣;两人都受到考验而克服困难,纳阿曼要到约旦河浸七次,撒玛黎雅人要到犹太司祭前受检验,他们起初都不想做;两人痊愈后都回来感谢天主。两篇读经都指出感恩的重要,对于今日成长于幸福环境中的人,一切以为理所当然,不晓得感恩,有当头棒喝的启发。现在让我们从救恩的角度,反省今日的福音。

 

故事的背景是耶稣往耶路撒冷途中,经过撒玛黎雅和加里肋亚的边境,即犹太人和撒玛黎雅人时常发生冲突的地方。这两种人原本不会生活在一起,但痲疯病使一切改变了,使他们同舟共济,忘却仇恨,建立一个相依为命的团体。痲疯病人残缺的外貌,被认定是罪恶的结果,扭曲了天主的肖像,犹太人不会接近,再加上痲疯病会传染,患者被迫离开民居,生活于无人愿住的地方。整个情况代表一个无救恩的状态,既无助,又无奈,唯有耶稣可解救他们。

 

要得到解救,他们懂得去求,而且求得很有技巧。他们按照法律的规定,远远地站着,但非常有默契地大声喊叫:「师傅,耶稣,可怜我们罢!」大声说话不能杂乱无章,各说各的,如此则没有人听懂你说甚么;大声说话必须上下一心,整齐地说同一的东西,别人才听到你的话。大声亦表示祈求的恳切,是一种触动心灵深处的渴求。他们一齐呼叫「耶稣」的名字,即把耶稣看成朋友,把关系拉近了。的确,圣经显示耶稣俯听朋友的呼求,耶里哥的瞎子是如此,十字架上的强盗也如此称呼耶稣而得到垂允。他们呼叫耶稣「可怜」他们,这比直接叫耶稣「治好」他们有更高的技巧,因为深信耶稣早知他们的需要,一切尽在不言中。耶稣并没有立刻治好他们,只要求他们往司祭那里接受检验。这是信德的考验,他们总算服从耶稣的话,故在途中便痊愈了。

 

他们痊愈后,外在的环境没有迫使他们非在一起不可,他们选择分开了。其中九个大概急于过正常的生活,立刻跑去找司祭检验。只有撒玛黎雅人领略天主救恩的美妙,融入社会立刻变得次要了,他突破了物质境界的需要,进入到属灵境界,离开一个道不相同的团体,回去赞美天主。

 

这个撒玛黎雅人第一次遇到耶稣时是站着恳求,第二次却跪伏感谢;跪伏是对天主虔敬的表示,一方面承认耶稣天主性的身份,祂是救恩的来源,另一方面,感恩之心去到不能控制的地步,故激动得「大声」赞美。路加特别声明「这人是个撒玛黎雅人」,暗示救恩来自耶稣,本先惠及犹太人,但九个犹太人满足于物质境界的获得,而错过了更重要的救恩。他们痊愈的只是肉体,仍以自我为中心,故完全治愈的只有撒玛黎雅人一个,难怪耶稣说:「你的信德救了你」。

 

事件的重心似乎不在于感恩与否,而在于获得救恩与否。天主不在乎我们的感恩,感恩不能增加天主任何东西,但却为自己带来好处。耶稣的来临,正是为救我们离开可怜的状况,错过救恩才是耶稣叹息的原因。我们都曾患病,通常只是就医吃药恢复健康,有没有藉此看到自己的有限性,整个人需要天主?换句话说,疾病能够是一个机会,使人不停留在物质的境界,在属灵上渴求天主的救恩。

 

  我们的确从需要开始引起动机,但不要满足于物质层次的获得,这样的信仰没有深度,错过了更美好的东西。让我们向撒玛黎雅人学习,不但能喊出:「耶稣,可怜我们罢!」更能领略救恩的可贵,俯伏在耶稣脚前衷心感谢赞美天主。

 

反省与实践:

1. 当我们生病或是遭遇困难时,内心有没有渴望天主赐下勇气和智慧,帮助自己忍受痛苦,度过难关?
. 自己有无去医院、养老院、痲疯院、孤儿院等服务的经验?是否曾反省过自己的心态?是喜乐还是害怕?是冷漠还是热情?
. 除了为病人祈祷外,我们是否也常为医护人员祈祷?祈求天主赐给他们更深的灵命,好好照顾病人,也好好照顾自己?

信友祷文:

.请为麻疯病患祈祷。祈求仁慈的天主赐给麻疯患者喜乐的心,和生存的希望;也开启人们心,主动热情地关怀他们。

.请为医护界人员祈祷。祈求全能的天主赐给医护界人士智慧与勇气,热忱地关怀病人;也赐给他们宁静的心,深入自己的灵性生命。

 

 

天国驿站

蔡惠民神父

表达感激

 

有一个妇人,她辛苦地支撑着一个家,却从未得到家人的任何感激。有一天晚上,她问她的先生:「老公,我在想,万一我有一天死了,你会不会花一笔钱买花向我哀悼?」「当然会啊!老婆,你干嘛问这个?」「我只是在想,其实到那时候,两万元的鲜花对我已经一点意义也没有了。但是我还活着的时候,有时候只要二十元的鲜花,对我更有意义。」(录自上帝的笑P.106

 

耶稣医好了十个癞病人,只有一个撒玛黎雅人回来向祂道谢,其余九个为甚么没有回来?难道癞病痊愈为他们就像发热退烧一样平常吗?我相信不是。只要比较一下昔日被隔离的寂寞孤单,与今日再次回到家庭社群的欢聚团圆;又或者比较一下昔日自己骇人的面孔,与今日如同婴儿一样的柔嫩肌肤,他们怎会不觉察病愈所带来的转变。事实上,他们不知多少次放声大哭,希望有人能怜悯他们,医治他们;他们也不知多少次哀祷,希望自己的命运能够像纳亚曼一样得到改变。

 

九个癞病人没有回来向耶稣道谢,因为在痊愈的一刻,他们的兴奋很快又被其它挂虑掩盖了。例如,我的家人还认得我吗?司祭会歧视我吗?我有能力重新工作吗?……诸如此类的焦虑立刻取代了痊愈的喜乐,以致他们没有静下来的空间去感谢耶稣。一个朋友作全身例行检查,医生告诉他肝脏的底片有白点,很大可能是癌症扩散的迹像。为了进一步确实,医生建议他做磁力共振扫描,明天回来看报告。那一夜,朋友的心情如同一个等待宣判的死囚,辗转不能成眠。第二天,知道结果一切正常后,朋友开心之余,实时想起要赶快完成耽误了的工作,完全忘记健康并不是必然的。 

 

除了健康外,生命中我们还有很多渴求,例如美满的婚姻、幸福的家庭、成功的事业……。不过,成家立室后,我们又盼望有多点个人空间;生儿育女后,我们又渴望机会放下一身儿女债;事业有成后,我们又想抛开一切,抽身四处消遥;难得有几天的假期,我们又安排密密麻麻的节目,使自己累得透不过气来。为很多人来说,生命就好像小朋友拆圣诞礼物,一件礼物还未完全打开,贺咭上的字句还未看清楚,心里已经想着下一份礼物是甚么。

 

人生充满了梦想,但为甚么梦想达到后,我们又不知恩惜恩?耶稣治好了十个癞病人,只有一个回来向祂道谢。为甚么我们的人生,总是形形役役,连十份一静下来的时间都没有?只要我们数算一下那些曾令我们茶饭不思,但从未发生的焦虑,加上那些实现的梦想,生命中要感谢的,实在数之不尽。

 

生命的丰盛不在于多姿多采,而在于真实拥有。几时我们不懂得珍惜和感谢,我们还未算拥有生命。我们以为拥有四肢五官,除非我们意识它们的运作并不是必然的,我们未算真正拥有。我们以为爱一个人,除非我们欣赏和体贴他的临在,我们未算真正去爱。很多时,我们要等到失去的时候,才会珍惜昔日的拥有。

 

当人能够发现生命的每一细小存在都并非必然,并懂得珍惜和感谢的时候,那便是耶稣所说的:「起来,去吧,你的信德救了你。」(路16:19)有一次,一个牧灵工作者探望一个全身机能慢慢退化的老人家,发现她除了颈部可以轻微转动外,全身上下都不能动弹。她仍满面笑容向探望她的人说:「我很高兴仍然能抬头看到你!」「如果你连头都不能转,你会怎样?」「我仍会为听到你的声音而感恩!」「如果最后你连耳朵也听不到,你会怎样?」「我会因你来探我而高兴!」她乐天惜恩的态度实在教牧灵工作者汗颜。

 

感恩不单使我们真实拥有生命,也是对生命的施予者说:「多谢!」对爱我们的人说:「我相信你爱我!」天主对我们白白施恩,最好的回应是知恩惜恩。当纳亚曼发现自己被治愈后,他大声宣告说:「现在我确实知道:全世界只在以色列有天主。」(列下5:14)同样,在那个回来跪在脚前的撒玛黎雅人身上,耶稣看到一个真实的生命,一个珍惜自己为天主所爱的生命,一个光荣天主的生命。

 

 

道亦有道

阎德龙神父

 

没有其它人回来赞美光荣天主吗

 

今日圣经有助我们认识自我。我们时常都以为自己很好、没什么不妥,然而这却是问题所在。如果我们发觉身体不适,自会求诊,让医生详细检查、诊断,找出哪个地方出了问题,以便对症下药。同样,只有当我们认识自我,我们方能发现自己的不足,然后作出改善。

 

耶稣时代的痲疯病人境况凄凉、无助,因为他们患的是传染病,即使不甘心,他们仍是被其它人隔离和放逐。当时痲疯病患者被误会为做了错事,受天主所惩罚。染病带给痲疯病人身心和生活上的痛苦,使他们也认为自己或多或少犯了罪,因而被上主惩罚。福音记载十个痲疯病人看见耶稣路过,远远地站着高声说:「师傅,耶稣,可怜我们罢!」(路1713)让我们也抚心自问:我们需要耶稣可怜吗?如果需要,我们最需要耶稣可怜的是甚么?我们对自己的不足认识多少?

 

听到痲疯病人的呼喊,「耶稣定睛看着他们」(路1714)。圣史路加本身是一位医生,他用「定睛」来描写耶稣的神情,藉此表达天主对人的怜悯。人神交往,每产生震撼的效果!其实在耶稣定睛看那些痲疯病人时,耶稣已医治了他们。不过,耶稣要他们先按法律要求,请司祭检验。我们有时会问:天主为什么不像耶稣回应痲疯病人的呼喊那样,答允我的祈祷,赐给我想要的东西?这疑问主要是因为我们只是一厢情愿地请求上主,没有在祈祷中,与天主「交往」,用心聆听祂对我们说的话;也常因为疏忽大意,没有从日常生活看出上主的召唤。

 

那十个痲疯病人在前往请司祭检验的途中,其中一个撒玛黎雅人看见自己已痊愈,连忙跑回来跪在耶稣足前,感谢祂。耶稣便对那人说:「起来,回去罢!你的信德救了你。」(路1719)还记得首批感染「非典型肺炎」的医疗人员康复出院,接受传媒访问时,他们感谢各界人仕对他们的关心及同僚的照顾,并表示要重返「非典型肺炎」病房工作,为我们树立了感恩和毋惧困难的榜样。我们每个主日上圣堂参与弥撒,接受上主的祝福,我们有否感受到上主的化工临在我们身上?我们有否赞美和光荣天主,感谢祂进入我们心中,因而对祂的教导积极作出响应?

 

上一个主日福音开始时记述宗徒对耶稣说:「主,请加强我们的信德罢!」(路175)与今天福音主题类近,同是强调信德的重要。真正的信德要求我们主动认识基督,加深与祂的交往,身体力行跟随祂,让生命因而转变。

 

今日的福音值得我们反省的有三点。第一:我们认识自己吗?我们对自己的信仰又认识多少?第二:我们有否在圣事中,祈祷里及生活上感到天主的祝福,经验天主的救恩?最后,我们该怎样回应上主丰厚的恩宠?

 

 

朝夕相随

陈日君主教

 

主,可怜我吧!

 

十个痲疯病人迎耶稣面而来,但远远地站着,高声求祂可怜他们。这「远远地站着」显示他们已接受了社会给他们定了的位,承认自己已是不洁的,不敢接近人,或许也怕会被人粗暴地赶走。

 

耶稣定睛一看,叫他们去司祭处受检验。这「定睛一看」使我们联想到马尔谷福音第十章:那富贵少年对耶稣说他从小就遵守了天主的诫命。「耶稣定睛看他,就喜爱他。」耶稣喜爱了这些痲疯病人,同情了他们,就以祂的大能使他们痊愈。

 

十个人都痊愈了,但回来感谢恩主的只有那个「外邦人」。十个都求得了奇迹,但只有一个得到了全面的救恩。社会愈歧视的,愈得到主的怜悯。

 

要痲疯病人谦卑自下似乎并不太难,他们已习惯受人轻视,但要一些身居高位的人谦抑自下就不容易了;但天主在施恩宠前还是要人承认自己的贫穷、软弱。

 

纳阿曼是阿兰王的军长,「在他的主上面前,是个很受尊重宠爱的人」,虽患了癞病,并没有失去他的地位。他来见以色列王,以色列王却叫他去见厄里叟先知;先知派一个仆人对他说话,叫他到约旦河去洗身。纳阿曼去洗了,奇迹发生了,不但他的癞病医好了,他还得到了对真天主的信仰:承认以色列的天主是世上唯一真神。

 

这过程中,纳阿曼所受的考验真不简单。当厄里叟先知派仆人叫他去约旦河洗身时,他真有理由生气了:难道他当不起先知亲自出来接待他?难道大马士革的河还不胜过约旦河?

 

还好,纳阿曼的一个仆人很有智慧,劝他说:「主人,你既已来到这里,不妨试试照先知的话去做;如果先知叫你做更难的事,你不是也肯做的吗?」纳阿曼渴望得到痊愈的心压倒了一切,也就接受了那「似乎过分的」,甚至「近乎侮辱性的」考验。

 

这个细节给我们莫大的启示:我们的目标要清楚,看事要全面!如果我们知道自己是癞病人、罪人;如果我们相信只有天主能医好我们,我们一定乐意在祂面前,在人面前,承认我们的贫穷、软弱!

 

撒慕尔纪下第十五、十六章记载:当达味在造反的逆子河贝沙隆前逃亡时,有一个撒乌尔家族的名叫史来的人,骂着达味走来,投石袭击他。有军士对君王说:「为甚么让这死狗辱骂我大王?让我去砍下他的头来。」达味却说:「让他骂吧。如果上主吩咐他说:你咒骂达味,谁还敢说你为甚么这样做?也许上主会怜视我的困苦!」

 

别人或许没有理由骂我,但我知道,我这个大罪人,值得全世界的人都骂我,因为我多次辜负了天主的大爱。

 

曾有一位老师,他的学生中有一个常常犯规。老师每过一段时间会惩罚那学生。有时真不知道他犯了甚么错。旁人为他抱不平,那老师说:「你们不知道他犯了甚么错,我也不知道,但他自己知道。」

 

这老师的做法当然有欠公道,他出于偏见,假设那学生一定时时犯错。不过,如果我们自问良心,大概应该承认我们真的时时犯错,值得别人批评、责骂、轻视。就算别人目前错怪了我,冤枉了我,但我犯过许多别的更见不得人的事,他们不知道所以他们对我都太好了。主,可怜我吧!

 

 

梵蒂冈电台

张德福神父 

感恩的信德

 

主内的兄弟姊妹:

 

信德彰显天主仁慈,并在感恩中享受天主仁慈的完整实效。在这主日的福音中,耶稣仍然面朝耶路撒冷前行,去面对他的苦难、死亡和光荣的复活。在新约圣经原文希腊文中,「耶路撒冷」有两种写法和意义:一种写法是Ierousalem(路九51;十七11),意思是「专横的城」,杀害先知的城市;另一种写法是 Hierosolyma(路十三22;十九28),意思是「和平之城」,天主恩慈的城市。在这坚决朝向耶路撒冷的行程中,耶稣进入的是杀害先知的城市,但他要在那里向众人显示天主的恩慈,为众人带来天主的和平。

 

耶稣教人认识的天主是一位对人无限仁慈的父亲。然而,不是人人都愿意接受和理解这一个仁慈的天主;那些贯常获得天主恩惠的人总是忽视天主,将祂的恩惠视为自己理所当然的权利,但那些平时很少获得天主恩惠的人反而更懂得对天主知恩感恩。我们可以在这主日的弥撒读经中看到两个具体的例子。在第一篇读经中,患癞病的外邦人纳亚曼听从厄里叟先知的话,到约旦河清洗就获得痊愈,他立刻回到厄里叟那里赞美天主,愿意以厚礼感谢厄里叟。在福音中,十个癞病人听从耶稣的话去给司祭们检验,他们也全都获得痊愈,但只有一个外邦人回来大声赞美天主,并跪伏在耶稣脚前,感谢他。其实,很多人都身在福中,不断地获得天主的恩惠,但很少人有足够的信德懂得知恩和感恩。

 

在许多奇迹中,我们看到一个不变的事实:当人正在遵行天主的命令时,他向天主祈求的恩惠就给他实现了。耶稣肯定这个事实,所以他说:「那听天主的话而遵行的人,是有福的!」(路十一28)。在这主日的两个治愈奇迹中,那十一个人都遵行天主的命令,并获得他们向天主祈求的恩惠。他们都获得治愈,但他们中只有两个人之后真正在福中生活。表面上看来,似乎他们的癞病获得痊愈本身就是信德的恩惠。其实不然,癞病获得痊愈还只是一种身体上的治愈罢了,一如我们信任医生,听从医生的话打针吃药,我们的病就得到痊愈。信德的恩惠是更深一层的治愈,它是整个人的得救。信德的恩惠是一种救恩的恩惠。这种恩惠只有在感谢赞美天主,也就是以信德向天主作出感恩的行为中,人才能完整地享受它的效果,在福中生活。

 

纳亚曼获得痊愈后相信上主是唯一的天主,从此就只向上主祭献和牺牲,全心归向天主。耶稣说过:「你的财宝在那里,你的心也必在那里」(玛六21);我们可以接下去说:「你的心在那里,你的人也必在那里」。纳亚曼全心在天主那里,他整个的人也就在天主那里。在天主那里就是得救的真正意义;整个人在天主那里就是整个人的得救!那十个获得痊愈的癞病人当中,只有撒玛黎雅人回来感谢赞美天主。耶稣就对他说:「你的信德救了你!」(路十七19)。虽然十个癞病人都获得了痊愈,但只有这一个在痊愈后回来感谢赞美天主的撒玛黎雅人,只有他一人获得信德得救的恩惠,在他心中现在有天主的临在。

 

信德的得救恩惠是我们自我反省的材料。我们可以这么说,每一个进堂参加弥撒的人都是有信德的人。这信德本身就已经是天主赐给我们的恩惠。因此,我们应该反省自问:我们是否身在福中并常常用心感谢赞美天主,在我们的生活中真正享受天主的恩惠?我们又该怎样用心感谢赞美天主,好让天主的恩惠显示在我们的生活中呢?

 

这主日的第二篇读经可以帮助我们作好自我反省。在这篇读经中,圣保禄以信德的基础作为反省的出发点。这信德的基础就是耶稣基督:我们要与耶稣基督同生共死,然后与祂一同为王。这信德的基础是可靠、也是可信的,因为它的根据是耶稣基督自己的忠信:「如果我们不忠信,祂仍然是忠信的,因为祂不能否认自己」(弟后二13)。

 

在这信德的基础上,保禄以感恩之心面对生活中的种种际遇:享受生活的福乐,同时更接受生活的痛苦和艰难。因此,保禄会时时在他的书信中说出类似的这一些话,例如:在生活中面对吃或不吃祭肉的困扰时,保禄说:「我若以谢恩之心参加,为什么我要因谢恩之物而受人责骂呢?所以,你们或吃或喝,或无论作什么,一切都要为光荣天主而作」(格前十30-31)。总之,我们就是要始终怀着感恩之心,事事感谢天主,所以他又说:「那吃的,是为主而吃,因为他感谢天主;那不吃的,也是为主而不吃,他也感谢天主」(罗十四6)。因为保禄常怀感恩之心,他即便要受许多苦,仍然可以喜乐地说:「我愿意告诉你们,我的环境对于福音的进展反而更有了益处,以致御营全军和其余众人都明明知道,我带锁链是为基督的缘故;并且大多数的弟兄,因见我带锁链,就依靠主,更敢讲论天主的道理,一点也不害怕。为此,如今我喜欢,将来我仍然要喜欢」(斐一12-1418)。这就是信德恩惠的具体彰显;这就是真正的有福!

 

信德本身确实是天主赐给我们的恩惠。然而,就如保禄、纳亚曼、及撒玛黎雅癞病人一样,我们必须有感恩之心,才能在生活中喜乐地享受信德的果实,享受与天主同在的恩宠。愿我们身在福中会懂得知福惜福,知恩感恩,常常喜乐。 阿们。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2019年10月6日常年期第廿七主日证道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