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10日常年期第三十二主日证道
2019-11-07 21:55:48   来源:网络   评论:0 点击:

2019年11月10日常年期第三十二主日证道天主的儿女房志荣神父是耶穌會士默想:本主日的福音选读(路20:27-38)报导,耶稣已到达了耶路撒冷,在圣殿里宣讲福音,与众司祭长、经师和长老辩论,死者复活的问题便是其中
20191110常年期第三十二主日证道


天主的儿女

房志荣神父

是耶穌會士

默想:

本主日的福音选读(路20:27-38)报导,耶稣已到达了耶路撒冷,在圣殿里宣讲福音,与众司祭长、经师和长老辩论,死者复活的问题便是其中之一。耶稣时代的撒杜塞人,是官方犹太主义内的一个保守派。梅瑟五书写成后,天主的启示继续发展,所谓保守是指撒杜塞人不接受五书以外的启示,如死者复活的道理等。读经一,加下7:1-2、9-14所描述的玛加伯弟兄殉道,就是公元前第二世纪复活信理启示的重要发展。达12:1-3再更进一步发展。撒杜塞人提出的问题,是在取笑复活的道理,他们要说的是:如果梅瑟相信复活,他不会订立弟娶亡兄未亡人,为兄立嗣的法律。(申25:5-10)

 

「如今有七兄弟,老大娶妻后死了,没有孩子;老二、老三也娶嫂为妻,但七个人同样没有生孩子就死了。最后,那妇人也死了。等到复活时,她应该是谁的妻子呢?因为七个人都娶过她。」(路20:29-33)这是概述申25:5-6的话。以色列如同其他古代东方国家一样,只有儿子有继承权(参阅:申21:15-17;户27:1-11,36:6-9)。「耶稣对他们说:『今世的人,才要嫁娶;但那些堪当进入来世,从死者中复活的人,不嫁不娶。因为他们已如同天使,不会再死;而且是复活了的人,就是天主的儿女。』」(34-36)耶稣和法利塞人及大部分以色列人都信死者将要复活,但耶稣对复活后人的生命状态的描述,跟他们所想象的大有出入。下面略予说明。

 

法利塞人认为复活后的生活,将拥有今世的一切欢乐和享受,包括夫妻的恩爱。耶稣却启示说,复活后的人「不嫁不娶」(35b),因为复活后,人不再死了(罗6:9),而将像天使一般;不再需要婚姻,因为像天使的属神生命不须传宗接代。更有甚者,人复活后,将有一个全新的生命,我们将称为「天主的儿女」(参阅:若壹3:2;罗8:21);我们将脱胎换骨,大大改变,复活起来的身体是「属神的身体」(格前15:44)。这分享天主生命的超然生活,既不需要、也不可能回到前世有过的那些活动。耶稣的这番开导,使撒杜塞人的问题沦为索然无味,无关宏旨的小道见解。路20:34-36这三节话,只涉及得救者的复活,至于一切亡者的复活,另有圣经根据(参阅:玛25:32;默20:11-15)。

 

  「死者是会复活的,梅瑟在《荆棘篇》中指明了,他称上主为『亚巴郎的天主,依撒格的天主,和雅各伯的天主。』祂不是死人的天主,而是活人的天主,因为在天主面前,所有的人都是活着的。」(路20:37-38)出3:6梅瑟听天主说,祂是以色列祖宗亚巴郎、依撒格、雅各伯的天主,如果圣祖们只是死人,全然无知,做他们的天主有什么光采?不,天主是活人的天主,梅瑟所听到的讯息,表示圣祖们仍然活着,其中的一个可能,就是死而复活;总之,「在天主面前,所有的人都是活着的。」因此,梅瑟也多少含糊地具有某种复活信仰。至于这信理的全然确定,还要等耶稣自己由死者中复活起来,成为人类复活的初果。

 

反省与行动:

1. 我相信肉身之复活吗?

2. 对复活后的生命,我有怎样的认知?

3. 我期待肉身之复活吗?我当作些什么,才能进入永生?

 

 

我期待死人的复活

(路二十27~38

张春申神父

今天的福音中,牵涉到耶稣时代两派神学家,即撒杜塞人与法利塞人之间,有关死人复活问题的争论。撒杜塞人否认旧约中不是以希伯来文写成的经书,而有关死人复活的道理刚好只记载于那些经书中,因此他们否认末日死人复活的道理。而法利塞人接受旧约中所有的经书,所以对他们来说,死人复活的道理,清楚地在圣经中有根有据,这样就产生了与撒杜塞人相反的立场。也为了这个争论,撒杜塞人出了一道相当粗俗的难题,想引诱耶稣跟着他们一样否认肉身复活的信仰,不过,也在这个机会上,耶稣引用撒杜塞人所接受的梅瑟五书,同时加上祂的释经方法,肯定了末日死人复活的道理。

 

   一般来说,耶稣自己在公开宣讲中,对于人类身后的情况说得并不太多,至于肉身复活的道理,也说得极少。因为这类有关人类整体或者个人的终极去向问题,都与祂自己使命的完成休戚相关;祂是被派遣人间以完成救恩的天主子,所谓死后的天堂、地狱、炼狱,都与祂的使命具有密切的连系。天堂是什么?是善人在基督内永远与天父同在的境界。地狱是什么?是罪人否认基督而与天父永远分离的状态。至于炼狱,是亡者藉着基督的救恩,尚在补偿及补赎的过渡地带。为此,当耶稣生前尚未完成救恩之时,祂并不多讲世人身后的情况。同样的,虽然犹太人中早已有人相信末日死人复活,不过这端道理,必须藉着耶稣基督自己死后复活,才能圆满地实现。所以,耶稣自己并不多用祂的话语来证明人类末日的肉身复活,祂将以自己的复活来证明这个信仰。

 

   虽然如此,今天福音中耶稣向撒杜塞人所说的话,已经浓缩地将死人复活的信仰包含在内了。

 

   首先,死人复活是天主的救恩在人类历史中的圆满。天主是生命,祂的救恩是赋与人类生命,死人肉身复活表示天主之绝对胜利。历史中的恶势力,破坏生命的罪恶与死亡,不能胜过天主的救恩计划,因此天主首先在耶稣身上,自死亡中复活了祂。末日,人子来临时,基督将把自己不死的生命,分享给亡者,死人肉身复活也是基督绝对胜利的时辰。后来的保禄宗徒高呼:「死亡!你的胜利在那里?死亡!你的刺在那里?」

 

   其次,我们一般人往往会好奇地问,复活后的肉身将是怎样的?甚至还会根据想象,产生许多不正确的描绘。不过耶稣自己却直截了当说明:「今世的人也娶也嫁;但是那些……从死人中复活的人,也不娶、也不嫁;甚至他们不能再死,因为他们像天使一样。他们既然是复活的人,也就是天主的儿女了。」这也是后来保禄所说的「复活起来的是属神的身体」。

 

   最后,耶稣时代争论的问题,今天为基督宗教带来了更加坚强的肯定,因为「我们既然传报了基督已由死者中复活了,怎么你们中还有人说:死人复活是没有的事啊?」祂的复活是人类肉身复活的保证,为此,在信经中,我们坚决地说:「我们期待死人的复活,及来世的生命」。

 

反省与行动:

1. 我相信肉身之复活吗?对复活后的生命,我有怎样的认知?

2. 关于罪恶对生命的破坏,我有怎样的体会?

3. 我期待肉身之复活吗?我当作些什么,才能进入永生?

 

 

祂不是死人的天主

路加福音 廿27~38

 

薛恩博枢机  

丁颖达教授 

默想:

人死后会复活吗?复活的生命是怎样的?这些是人类自古以来常问的问题。当考古学家寻觅原始时代人类踪迹时,如果发现古墓及陪葬品,他们所关注的绝对是人类的骨骸,而不是动物的,因为只有人类才埋葬死者,动物不会这样做。凡安葬死者的人,都在表达一种信念:死亡不是一切的终结。

 

从前的东德曾长期处于无神的共产极权统治之下,死者不是被埋葬,而是被「处理」。假如没有天主、没有永生的话,何必大费周章地办丧事呢?只是为了追忆亡者吗?那固然是开挖墓穴的原因之一,但放置一张遗照以供瞻仰不就够了吗?

 

千百年来,为死者的遗体举行庄严的殡葬礼仪,就是因为未亡人相信死者会「在末日」复活。非但亡者的灵魂不死,他们的身体也将在那一天复活。

 

然而据我猜测,许多现代人跟当年的撒杜塞人一样,否认复活。撒杜塞党人在耶稣时代由圣殿的司祭与大司祭组成,他们以否定死者身体复活的辩论为乐。在这篇福音里,他们试图考倒耶稣,举出一个诡辩的例证,一个在今天似乎依然切题的例证:如果一个人结过好几次婚,那么复活后,会是谁的妻子或丈夫呢?我们彷彿能看到提问者那副嘲讽的嘴脸。他们把握十足地认为,这次为耶稣设下的圈套可谓天衣无缝,祂还能施展甚么解套本领呢?

 

耶稣的回答简单明了,但必须藉着信德才能理解。我们的认知侷限于尘世生命,对于死后的状况全然未知。由于我们只晓得今世,所以难以想象来世的生命。在尘世,我们受制于时空;在那里,我们则属于永恒。尘世生命需要食物、婚姻、受孕、生育及传宗接代,因为这一切攸关今世生命的延续。但是人死后,一切都会改变。复活的人「也不娶,也不嫁;甚至不能再死」,为此,受孕、生育、婚姻都没有必要了。到底那会是甚么样的生活呢?虽然我们无从比较,不过耶稣指出:我们会跟祂一样,身体将从坟墓里复活,并永远做天主的儿女。

 

  的确,仍有许多问题尚待解答:尸体埋在土里已经腐烂,浸在海洋中变得肢离破碎,或者已被熊熊烈燄烧成灰烬,它们怎么能再复活呢?复活后的身体当然会跟死亡的身体不一样。我们尽管不知道答案,也无法证实,但是应该坚信「肉身的复活」。耶稣的话要比科学验证更具权威:「祂不是死人的,而是活人的天主!」面对死亡,我们手足无措,无能为力;天主则不怕死亡,因为祂就是生命。「所有的人为祂都是生活的」,即使是死者也不例外。

 

反省与行动:

1. 我是如何了解死亡?我害怕死亡吗?

2. 我了解并向往永生的境界吗?

3. 我可以如何帮助别人,尤其是不认识基督的人,了解永生的意义?

祷文:

请为所有生者死者祈祷。炼灵月,是我们默想天乡,并善度今生的时节。祈求天主帮助所有存活的人,善用上主恩赐的生命与时光,努力爱人;并恩赐所有亡者,早日炼净,回归天乡,享受永恒的福乐。

 

 

死人复活

加下7:1-2, 9-14得后2:16-3:520:27-38

吴智勋神父

是耶稣会士

默想:

本周的福音读经记载耶稣与撒杜塞人讨论「死人复活」的问题,让我们先把这段对谈放回当天的时空里去分析。



  耶稣进了耶京后,当权者相继来挑战他。先是法利塞人,他们本是个宗教性的团体,重视圣经和守梅瑟的法律,但却问了一个政治性的问题──能否给凯撒纳税,耶稣的回答使他们哑口无言。现在又来了一批撒杜塞人,他们关心政治,有财有势,愿与罗马人合作,并不热衷默西亚的来临,更不关心圣经的法律,却来问一个宗教性的问题──人死后是否会复活。



  撒杜塞人不相信有复活和梅瑟五书以外的旧约,他们用梅瑟五书申命纪中的一条法律去証明没有复活,这法律说:一个人死了,没有子嗣,他的弟弟应娶嫂子为哥哥立嗣。问题是如果七个兄弟都娶过这个妇人,复活时她应是谁的妻子呢?



  其实这条法例早已不用,耶稣的时代,也有其他梅瑟法律是存而不用的,例如用石头砸死犯奸淫的妇人就是有名无实的法律。撒杜塞人作此提问目的在为难耶稣,因为耶稣自称:「我是复活」,所以他们问如果有复活,这问题怎去解决?同时,他们跟法利塞人也不咬弦,法利塞人甚至相信复活后还会生儿育女。所以这提问可说是一石二鸟,顺道取笑法利塞人。



  耶稣首先指出,人不应把现世的生活投射到复活后去,以为现世我们结婚生子,来世亦然。复活的人是不婚不嫁的,妇人是谁的妻子已不再是问题。梅瑟是为了保存子嗣,好能继承父业才订下这例,但复活后,子嗣与父业问题已不存在,以这法律去否定复活亦无意义了。耶稣进而引用梅瑟五书出谷纪中天主对梅瑟所说的话,天主说:「我是亚巴郎的天主、依撒格的天主、雅各伯的天主」,既然天主如此自称,而以色列人相信天主是活人的天主,则这些祖先仍然存在,怎能说没有复活呢?光是从理论上看,耶稣的论据高明多了,难怪以辩论见称的经师说:「师傅,你说得好」,肯定耶稣胜了。



  复活是一个神秘的课题,不少人坚决否定之。当保禄在雅典向知识分子传福音时,谈到耶稣从死者中复活,周围的人都笑了。今天有些经验主义者或无神论者也认为人死如灯灭,一切尽在此生。



  另一类人如孔子则选择存而不论。孔子说:「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这是很老实的态度,他承认对这问题不了解,但又不愿意花时间去追寻,宁可把精力放在现世,所以他说:「未知生,焉知死」。但不可知论者,始终不能阻止人心底对永恒的渴求,他们亦会讲「精神不死」、「浩气长存」,隐约间仍觉得生命不应就此完结。


  另有些人相信死后有生命,而且和今生差不多。从前的帝王官贾会为死后的生命作准备,安排陪葬品和陪葬人;今天还有人将纸做的人、车等烧给死人,好让他们在阴间里使用。这属于一厢情愿的做法。



  基督徒相信人死后会复活,不过我们所讲的复活是另一种生命,对于这新生命,圣经着墨不多,今天的读经中,耶稣说届时人不娶不嫁,不会再死,好像天使一样;保禄在书信中亦提过人会得到一个不朽的身体、一个属灵的生命;默示录形容人要进入一个新天新地,那里没有眼泪、没有悲伤──圣经论及复活的情况就只有这么多。今日科学发达,几乎事事皆可精准地把握,连带死后的情况人也想清楚知道,忘记人的有限。死亡正显示出人的有限性,打破人是万能的神话,死后的生命更超出人理性的范围,须靠信仰去把握。基督徒承认死后有生命,但知道这生命并不能以有限的语言精准地描绘出来,必须靠启示去领悟,正如保禄所说:「天主为爱祂的人所准备的,是眼所未见,耳所未闻,人心所未想到的。」(格前2:9)这份神秘感更增加我们的向往,同时不会把一切希望放在此生。



  相信复活、相信永生会使我们充满希望和爱心去生活。愿今天的读经,能使我们满有信心地颂唸──「我期待死人的复活,及来世的生命,亚孟。」

 

反省与实践:

1. 身为基督徒,我们如何向别人诉说复活及永生?
2. 耶稣为我们受难而被埋葬,第三日从死者中复活。这是基督信仰的核心,也是救恩的道理。自己是否向他人宣扬耶稣踰越三日庆的高峰事迹?
3. 当我们颂唸「信经」时,是否曾注意自己的心态?是心有所感,有所体悟?还是快速跟着旁人唸过?

信友祷文:

1.请为为人师表者祈祷。教育是国之大本,老师的言教身教均对学生产生极大的影响。祈求仁慈的天主赐下智慧,帮助老师们传授正确的知识及人生观,让我们的下一代都能健康有活力地看待自己的生命。

2.请为临终病人祈祷。临终病人自知时日无多,除了得面对身体的疼痛外,情绪及心灵上都需要大幅调整。祈求慈悲的天主抚慰他们,带领他们平静地走完人生最后的旅程。

 

 

吃素婆和杀猪汉(故事)

天国驿站

蔡惠民神父

有一位吃素婆,平日吃素,拜佛念经,表面修行,但心地狠毒。吃素婆隔壁,住了一位杀猪汉。此人虽吃荤杀猪,但为人老实,心地善良。吃素婆平日很瞧不起这位杀猪汉,常常冷嘲热讽,对他不假颜色,「你每天都在杀生,不知杀了多少性命?你这要下十八层地狱的。」杀猪汉只得苦笑道:「我们家第一代杀猪,已被打入第一层地狱,第二代杀猪,又被打入第二层地狱,到我已是第十八代了,注定是要打入十八层地狱了。我真命苦啊!」吃素婆幸灾乐祸地问着:「你命苦甚么呢?」杀猪汉看了吃素婆一眼道:「原来第十八层地狱里,我无法做我的老本行了,因为那里猪肉没有要,住的都是像妳一样的吃素婆啊!」(录自卡滋卡滋巫婆汤P.110

丙年主日讲道

 

有人说:天堂和地狱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地方,中间隔着一道深渊,任何一方无论多愿意,也无法与对方接触。富翁和拉匝禄便是一个很生动的例子。也有人说:天堂和地狱是同一的地方,分别只是心境。同样是工作,如果视之为义务,人生便成了地狱;如果视之为乐趣,人生便成了天堂。究竟天堂和地狱是不同的地方,抑或是不同的心境?天堂和地狱是否存在?今日的生活与来世的生命又有甚么关系?

 

一个八人殉难的记载,或许为我们提供了一点照明。在玛加伯书中,有母子八人因不愿背叛祖先的法律而被捕。纵使面对酷刑,他们也不屈服。其中一人在快要断气的一剎那,对迫害他的人说:「你使我失去现世的生命,但是宇宙的君王,必要使我们这些为他的法律而殉难的人复活,获得永生。」(加下7:9)另一人的舌头即将被切去时,仍充满信心地说:「这些肢体是从上天得来的,但是,现在为了他的法律,我不吝惜这一切,希望有一天从他那里仍再得到。」(加下7:11

 

母子八人虽然一个一个的受苦死去,但因着天主的仁慈和忠信,他们深信生命不会因死亡而结束,反而进入永生。在永生中,现世的一切都会延续。死亡的将要复活;残缺的将要复原;失去的将要重圆;痛苦的将要得到安慰。这便是母亲鼓励七个儿子从容就义的信念:「我不知道你们怎样出现在我的腹中;不是我给你们灵魂与生命,也不是我构成了你们每一个人的身体。世界的创造者,既然形成了人的初生,赐予万物以起源,也必仁慈偿还你们的灵魂和生命,因为你们现在为爱护他的法律舍生致命。」(加下7:22-23

 

如果永生是今世的延续,人还要相信复活吗?撒杜塞人举了一个例子问耶稣:「曾有兄弟七人,第一个娶了妻子,没有子嗣便死了。第二个,及第三个都娶过她为妻。七个人都是如此:没有留下子嗣就死了。末后,连那妇人也死了。那么,在复活的时候,这妇人是他们那一个的妻子?」(路20:29-33)耶稣答复说:「今世之子也娶也嫁;但那堪得来世,及堪当由死者中复活的人,他们也不娶,也不嫁。」(路20:34-35)永生虽然是现世生活的延续,但复活的生命却远远超出今世的经验。复活的人不娶不嫁,因为在来世,他们将要以更圆满的方式去表达男女之间的爱情。我们不应以现世的婚姻观念去局限复原后的的男女关系。

 

按今天读经的提示,今生和来世是一个延续,是同一生命的两个不同阶段。我们今天怎样生活,死后也要永远地怎样生活。我们每一个人,从存在一刻开始,每天的生活抉择,就是地狱和天堂间的抉择。几时人向着天主不断开放和回应,那便是天堂;相反,几时人躲避,自我中心,仇恨,不再与人分施,那便是地狱。因此,地狱不是天主用来惩罚人的地方,而是人自己塑造的笼牢。

 

杀猪汉代代杀猪,表面上要打下十八层地狱,但他的老实为人,善良心地,将自己的职业打造成天堂。反之,吃素婆平日吃素,拜佛念经,表面修行,但她的狠毒心地,把她的人际关系变成了十八层地狱。

 

一如玛加伯书中母子八人,无论我们在人的眼中如何失败或命苦,只要我们坚持向天主开放,并信任祂的安排,我们不单在今天要经验祂的安慰,更要在来日进入那超乎想象的圆满喜乐。

 

 

道亦有道

阎德龙神父

 

那些有资格死而复活的人

 

今日圣经帮助我们明白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人死后将会怎样。我们可以在耶稣的身上找到答案,因为耶稣是死而复活的主,祂从死者中首先复活过来。撒杜塞人否认有复活这回事,故意问耶稣如果有七兄弟先后娶了同一个妇人为妻,「在复活的时候,这妇人是谁的妻子呢?因为七兄弟都娶过她。」(路2033)耶稣清楚告诉我们复活不是指身躯的再次活动,而是关乎生命的永久延续。耶稣说今世的人男婚女嫁,但由死中复活的人,不娶也不嫁,像天使一样,无形、无像、无体的存在。复活后的你和我,不再需要现世生活的一切,存在不为别的,只为天主!

 

中国人传统认为人死后生命仍会延续,但又不知道阴间的生活怎样?例如日前在屯门公路上,有巴士冲出围栏,从高处坠下,造成数十人伤亡的意外;翌日,从传媒报导中,有不少罹难者的亲友便在肇事现场燃烧冥镪,他们希望亡者在阴间生活无缺。身为有信仰的我们,相信耶稣的许诺和永远的生命;因此,我们毋须给亡者燃烧冥镪,我们相信人死后的存在与现世的生存方式有所不同,故此不再需要有任何物质的东西。

 

教会传统将十一月定为炼灵月,第二篇读经提醒我们充满信、望、爱德,好好生活。当我们尘世的生命结束,走到天主台前的时候,便可承受天主为我们预备的永恒福乐。可惜,我们在现世生活有着人性的软弱及不完满,在结束尘世旅程时,往往未能立即接受天主为我们预许的福乐,因为罪恶不存于天主的国度,我们先要净化自己,去除罪恶。教会邀请我们在每年的十一月,为炼狱中的灵魂多作补赎、克己、爱德善功、奉献弥撒及祈祷,使他们借着我们所做的,早日得享天主所赐的永福。

 

耶稣不但回答了撒杜塞人的问题,祂还清楚告诉我们在现世生活的目的--我们要好好生活,准备自己,在生命结束的时候,成为「那些有资格死而复活的人」(2035)。这「资格」需要我们每一天在生活上活出天主的旨意,以生命表达对天主的爱。当我们勉力做好这一切,便毋须惧怕死亡,因为我们有「资格」死后获得永生。永远的生命是天主的许诺,死亡来临的那刻,实在是一份祝福,我们应该喜乐,因为那是承受永恒生命的开始。

 

让我们在这星期内,每天自我检讨:如果上主今夜要收回我的灵魂,我可否准备妥当?我心里可感到平安,已准备好到天主的台前领受赏报,抑或心里还惦挂某些事情,还有未了的心事和未完的梦?如果有的话,便不要迟延了,立即起来行动罢!

 

 

朝夕相随

陈日君主教

 

是活人的天主

 

法利塞人相信肉身的复活,撒杜塞人不相信。今天的福音里,撒杜塞人看来正用着他们平时和法利塞人争辩时的理据来作难耶稣。

 

申命纪廿五章记载梅瑟定了「代兄弟立嗣」的法律。这法律的目的无非是为「免得那没有留下儿子的男人的名由以色列中消灭」,也等于我们文化中的「传宗接代」的大道理。人的生命有限,但人对生命的愿望无限;人无奈要死,但至少想在子孙身上活下去。「今世之子也娶也嫁」也就是为了让自己有限的生命能借着子孙延续下去。

 

撒杜塞人假设了一个例子:七兄弟娶了同一女人而没有留下儿子。然后问:「那末在复活时这女人是谁的妻子?」这是他们的拿手好戏,大概法利塞人常给他们难倒了;但在耶稣的智慧面前,他们的诡辩显得多么幼稚,他们根本没有明白在天主的计划中复活是怎么的一回事。

 

撒杜塞人当时在犹太人中是一个世俗化、崇罗马的党派。这使我们联想到现代的唯物主义者。他们也问一些极幼稚的问题,还得意洋洋,以为科学终于推翻了信仰。他们问:肉身的复活怎么可能?那复活的肉身用甚么材料构成?死者以甚么年龄的肉身复活?从哪里去找回那些细胞、「分子」?土葬的不是已被植物吸收、被动物吞食了?火葬的不是已以烟和灰的形态消失在宇宙中了吗?同一「分子」且曾属不同的人呢!这笔账怎么算得清?

 

其实唯物主义者,关于复活,根本不可能问任何有意义的问题,因为他们先否认了神的存在。而复活的课题正有关于生命之主,天主。

 

否认复活,等于肯定人死了一切都完了。但如果我们相信是天主把今世的生命放在我们手里,要我们去经营,要我们遵循伦理道德的原则去做人,准备在祂要求时将这性命交付出来。那么,怎么可能在这生命结束时一切都完呢?

 

读经一里的母亲和她的七个儿子,就是因为他们坚信天主是生命的主宰,他们才勇敢地拒绝崇拜君王或邪神。在加下七:22-23那伟大的母亲对儿子们说:「……不是我给了你们灵魂与生命,也不是我构成了你们每一个人的身体;世界的创造者,既然形成了人的初生,赐予万物以起源,也必仁慈地偿还你们灵魂和生命,因为你们现在为爱护祂的法律舍生致命。」

 

耶稣说:「上主,祢为亚巴郎的天主,依撒格的天主及雅各布伯的天主,祂不是死人的,而是活人的天主,所有的人为祂都是生活的。」天主为人计划的是生命,是丰富的生命,祂放在每人心中的永生的愿望绝不会落空。读经二中保禄称天主为「那爱我们,并开恩将永远的安慰和美好的希望,赐予我们的天主父。」

 

在玛窦福音廿二章里,耶稣对撒杜塞人说:「你们错了,不明了经书,也不明了天主的能力。」这天主的能力在耶稣身上显现了,祂的复活是人类复活的开端。原来天主为我们计划的不只是死后复活,多活几年,而是要带领我们进入一个全新的生命:「他们也不娶也不嫁,因为他们相似天使。」天主要给他们的是一个「属神的肉体」(格前十五章),光荣的、不朽的躯体,他们永不再死。

 

 

梵蒂冈电台

张德福神父

不可拿永生当玩笑

 

主内的兄弟姊妹:

 

我们的眼睛看得多远,我们的心就能有多宽。我们若肯定明天必会更好,我们就能为今天尽心努力,甚至慷慨赴死,从容就义。这两句话是发自信仰的表白。信仰的眼光让我们看到永远,信仰的恩宠叫我们心胸宽广。永生的天主叫我们生活直到永远,因为「天主是活人的天主」(路二十38),我们都要「因天主而生活」(若六57),并借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因信德成义」(罗五1-2)。

 

永生不是轻率的事情,我们切不可拿永生当玩笑。在这主日的福音中,有几个否认复活的撒杜塞人似乎就拿永生当玩笑。他们举了一个荒谬的例子戏弄耶稣,以浅短的目光来嘲笑永恒的视野。撒杜塞人否认复活、讥笑复活是因为他们缺乏完整的启示,也因为他们不明了天主的启示。撒杜塞人只接受《梅瑟五书》为圣经,而圣经只在《达尼尔书》和《依撒意亚先知书》才开始明显地谈及复活的启示。《达尼尔书》第十二章2节向我们清楚地启示说:「许多长眠于尘土中的人,要醒起来:有的要入于永生,有的要永远蒙羞受辱。」《依撒意亚先知书》第廿六章19节又启示:「亡者将再生,他们的尸体将要起立;睡在尘埃中的人们都要苏醒歌咏。」法利塞人和经师们接受这后两本书为圣经,所以他们相信复活。

 

这主日第一篇读经所取自的《玛加伯书下册》成书时间更迟,大约于主前124年。这本书的原文是希腊文,所以不被收录在希伯来文圣经内;有些基督新教圣经因此也不把它收录在圣经纲目内。但天主教完全接纳它为圣经,承认它是在天主的灵感下写成的。理由有好几个,其中一个是源自圣经本身的根据:新约《希伯来书》明确地引用《玛加伯书下册》第六及第七章的故事,赞扬说:「有些女人得了她们的死者复活,有些人受了酷刑拷打,不愿接受释放,为获得更好的复活」(希十一35)。这几段圣经章节是整部旧约中关于「肉身的复活」最显明、最清晰、且最肯定的道理。

 

《玛加伯书下册》还提供主前176-160年间以色列信仰团体的许多历史事实,有圣经外的文献佐证。但是,就大体而言,《玛加伯书下册》所要叙述的并不是确切的历史,而是以比喻性的传奇故事来启迪并教诲当时受迫害的教会,给她树立一个对信仰忠贞的生活榜样,教导人要怎样才不会变成一个叛教者,鼓励人要追随殉道者的芳踪,向那位母亲和她的七个儿子看齐(加下七1-42)。这教诲故事给予我们极佳的生活模范,其目的就如同圣保禄在这主日第二篇读经中的祈祷:「愿主指引你们的心去爱天主,并学习基督的坚忍」(得后三5)。若必要的话,我们也应该为了真理、为了耶稣基督而献出我们的生命,去作证,成为殉道者。

 

复活的信仰是天主完整的启示。我们宣认「我信肉身的复活」,一方面是基于旧约的启示,另一方面当然是借着耶稣基督在新约中圆满的启示。耶稣说:「我就是复活,就是生命;信从我的,即使死了,仍要活着;凡活着而信从我的人,必永远不死」(若十一25-26)。复活的信仰教我们对永生持有活泼的希望,以希望面对现世的一切困苦,在希望中喜乐地生活。

 

至于撒杜塞人,虽然他们否认复活,但他们并不认为人死后就魂飞魄散、形神俱灭。他们仍相信人的生命会继续存在,但不是以复活的方式存在,而是回归到天主创世之前的状况,下到阴府,死人的幽暗居所。那里无日无夜,永无终结,没有希望,没有改变的可能。这其实并不只是撒杜塞人的信仰,在天主启示复活的信仰之前,先祖们都相信,这就是死人的结局。例如:达味就这么祈求天主,不要以死亡来惩罚他,但以慈爱来解救他。达味哀祷说:「上主,请祢回来援助我,因着祢的慈爱解救我。因为,在死亡中,没有人想念祢;在阴府里,还有谁称颂祢?」(咏六5-6)。然而,虽然先祖们如此相信,但他们也在心中质问:生命的意义何在?难道在现世受苦的人,死后仍无法获得解脱?天主的正义在哪里?天主怎能不看顾义人呢?

 

天主永远是义人的护佑;上主绝不会将爱慕祂的人置于死地。上主答复说:「因为他依恋我,我必拯救他,他承认我的名,我必保护他。他若呼求我,我必应允,他若有困苦,我必偕同他,我必拯救他,也必光荣他。我必要使他得享长寿,必让他看到我的救赎」(咏九一14-16)。这就是我们对永生天主的信仰;我们相信天主永远的救援。因此,伯多禄能肯定地讲论圣祖达味的事,解释达味最后也因基督而相信复活,充满希望和喜乐。伯多禄称达味指着基督说:「我常将上主置于我眼前;我决不动摇,因祂在我右边。因此,我心欢乐,我的舌愉快,连我的肉身也要安息于希望中,因为祢决不会将我的灵魂遗弃在阴府,也不会让祢的圣者见到腐朽。祢要将生命的道路指示给我,要在祢面前用喜乐充满我」(宗二25-28;参阅:咏十六8-12)。

 

针对撒杜塞人否认复活的问题,耶稣要他们回顾天主在《梅瑟五书》中的一个重要启示。天主在《出谷纪》,撒杜塞人所接受的圣经中,向梅瑟启示祂是「亚巴郎的天主,依撒格的天主,雅各伯的天主」(出三6);意思是,梅瑟的先祖们早就承认天主拯救了他们,也相信天主必会拯救他们的子孙。天主是造物主,但祂也是救主。天主救的是活人,天主救活了先祖们。他们是活人,现在就与天主同在。由于他们现在接近天主,所以他们也有能力帮助我们亲近天主。天主是活人的天主,不是死人的天主。因此,若不相信复活,就违背先祖们的信仰,抗拒天主的启示。

 

让我们宣认「我信死人的复活」,与圣祖达味一同赞颂天主说:「天主,唯有祢是我的上主,唯有祢是我的幸福(咏十六2)。愿我醒来时,能尽情瞻仰祢的慈颜(咏十七15)。」 阿们。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2019年11月3日常年期第三十一主日证道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