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鸣谢
2019-07-26 18:58:37   来源:网络   评论:0 点击:

最后鸣谢这是为教宗本笃十六世的生平做重要见证的访谈录。我要向所有促成本书问世的朋友表达深深的谢意。首先我要诚挚感谢乔治·拉辛格蒙席。从我们首次会面到出版这本书的九个月里,我屡屡从他身上学习到谦逊、...
最后鸣谢
这是为教宗本笃十六世的生平做重要见证的访谈录。我要向所有促成本书问世的朋友表达深深的谢意。
首先我要诚挚感谢乔治·拉辛格蒙席。从我们首次会面到出版这本书的九个月里,我屡屡从他身上学习到谦逊、和蔼及敦厚,对他十分欣赏及佩服。每一次与他会面,我都视为天赐的礼物。我也要向教宗的私人秘书甘斯魏蒙席致谢,感谢他迅速浏览我的手稿并提借宝贵的意见。
如果没有“德国忠于圣座”协会理事长罗兹维塔·比尔萨科的协助,本书的出版计划也不可能实现。她全程陪我进行访谈,并将采访内容整理为书面文稿,我要特别感谢她!我不家感谢Sabine Beschmann女士,她在德国天主教会举步维艰的时刻,创立了“德国忠于圣座”协会,成为忠于罗马圣座天主教徒的传声筒和行动联盟。
我还要特别感谢雷根斯堡的穆勒主教,他是我们的大家长。2011年6月18日,为庆祝教宗晋铎六十年钻石庆,在弗莱辛举办了一场庆祝研讨会。在此我也要向研讨会的工作人员,特别是“教宗本笃十六世研究所”Rudolf  Voderholzer教授呈上我的感谢。我还要感谢Furstin  Gloria von  Thurn und  Taxis,感谢她在访谈的第一天为我们制造轻松的气氛。我还要向我在罗马的朋友致谢:Louis  Thevalakara、
Arturo  Mari 、Francesco sforza和《罗马观察报》摄影部门的工作人员,以及我的同事Paul Badde、Guido Horst、Michaela Koller、Benjamin Greschner、Roland  Noe和彼德·度瓦德。
在整理本书的图片资料时,鲁伯特·贝格教授、特劳斯坦市档案馆的馆员Franz Haselbeck、慕尼黑总教区档案馆的Guido Terffler、里姆斯廷的地方史学者兼教宗传记作者若望·努斯保穆、马克特尔教宗故居的工作人员,以及乡土研究者兼教会音乐家Kathi Stimmer –Salzeder给予我诸多帮助。此外,我还要感谢管理阿绍教宗故居的Irmgard  Huber 和Peter Huber ,谢谢他们热情的招待。雷根斯堡的Kalweit 也为本书提出不少宝贵建议,“教宗画家”Walter  Andreas Angererd.j.曾与我在特劳斯坦会面并给了我诸多启发,在此一并致谢。
我还要特别向乔治·拉辛格蒙席的女管家海恩德女士致谢,感谢她的热情招待与真挚热心。我也代我家的狗儿露西向她道谢,露西对她的厨房一直恋恋不舍。
我还要感谢我的未婚妻尤莉亚,我在巴伐利亚工作的数周,她一直很惦念我,感谢她对我的真情,以及为我提供源源不断的灵感。当然也不能漏掉我的母亲丽娜特·黑泽曼(Renate  Hesemann)、对媒体了若指掌的姑姑Angelik Puls 、另一位姑姑Ursula Niedermeier和她的女儿Christa Becker,以及她富有创造力的外孙Christian  Becker 。
最后我还要深深感谢出版商Brigitte  Fleissner-Mikorev女士,感谢她对本书的兴趣、投入与信赖,感谢她全力配合本书的出版。我还要感谢我的编辑Iris  Forster和AnjaVolkmer,感谢她们出色的宣传工作,以及Herbig 出版社的整个团队。
还有许多人给予本书不少贡献,我机产要向他们表达诚挚的感谢,在此无法一一列名,敬请见谅!
由衷希望本书能够帮助更多人,发现天主在他们身上的美好计划!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我的教宗弟弟 后记 晋铎六十周年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