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中圣母】谁是我的母亲?
2018-02-14 12:25:17   来源:网络   评论:0 点击:

谁是我的母亲? 耶稣还同群众说话的时候,看,她的母亲和她的兄弟,站在外边,想要同他说话。由人告诉他说:看,你的母亲同你的兄弟,想要同你说话。她却回答那告诉他的人说:谁是我的母亲?谁是我的兄弟?遂伸

 谁是我的母亲?

    耶稣还同群众说话的时候,看,她的母亲和她的兄弟,站在外边,想要同他说话。由人告诉他说:“看,你的母亲同你的兄弟,想要同你说话。”她却回答那告诉他的人说:“谁是我的母亲?谁是我的兄弟?”遂伸出他的手,指着自己的门徒说:“看,我的母亲,我的兄弟!不拘谁遵守我在天之父的意旨,就是我的兄弟、姊妹和母亲。”(玛十二46-50)

    谁是我的母亲?

    骤然看来,好像耶稣断绝了亲情,在众人前公开否认自己的母亲。事实上,有些信仰基督的兄弟姊妹还误解或曲解耶稣的这句话,说耶稣不愿人提及他的母亲,因此他们针对我们天主教的圣母敬礼,说这是相反耶稣的意愿。可是,降生成人的天主子,真的是个绝情的儿子吗?绝对不是。他万分爱他的母亲,也是世上最爱母亲的儿子。圣路加记载耶稣的童年史时,不是说他在家中是个听教的孩子吗?他说:“他就同他们(若瑟和玛利亚)下去,来到纳匝肋,属他们管辖。”(路二51)“属他们管辖”这简单的一句,正叫我们窥视耶稣童年时,实在是个乖巧孝顺的儿子。事实上,他的母亲对这“乖巧儿”的孝顺表现,有着非常深入的感受。 圣路加接着说:“他的母亲把这一切默存在心中。”(路二51)“这一切”,无疑是指寻找圣童耶稣的前后经过。可是,我们认为“这一切”特别是指耶稣对天父的孝爱和对双亲的乖巧!这构成圣母无玷圣心的喜乐。谁是我的母亲? 许多子女,年少时,对母亲也敬也爱。可是,随着岁月的增长,母亲在他们的心中,若不完全被遗忘的话,也不再占有如此重要的地位了。 可是,耶稣却不然!他少时孝顺,成长了,也同样孝顺;尚且我们还可以说,他越成长也越孝顺乖巧,也越是圣母圣心的喜乐!圣路加不是清楚告诉我们吗?“耶稣在智慧和身量上,并在天主和人前的恩爱上,渐渐地成长。”(路二52)要不是越成长越孝顺乖巧,又怎能说他“在人前的恩爱上”也逐渐增长呢?啊!巴不得现代的青年子女,也能像耶稣一样,越成长也越成为母亲的喜乐:乖巧、孝顺!

    看看耶稣吧!他成长了,到外边为天父工作了。可是“母亲”在他的心灵中,依然占有及重要的地位。他没有因自己能自立便忘记了自己永远是母亲的儿子,更没有因自己的成长而忽视了对母亲应有的孝爱和服从。反之,虽身为天主圣子,但母亲的心愿,他永远是乐意满全的,因为母亲永远是母亲,而“孝顺母亲”永远是子女的喜乐。正因此,由于孝心的驱使,只需母亲的一句话,他便实行奇迹,变水为酒(若二1-11)。为什么呢?因为这是母亲的心愿:“他们没有酒了!”(若二3) 还有,在他与世长辞之际,身灵受着无限的苦痛,可是他仍忘不了他的母亲!他对爱徒若望说:“看,你的母亲!”(若十九27)这是临终的嘱咐,也是离别的交托!他不愿意母亲从此孤苦伶仃,更不愿母亲的心灵从此感受一种刺心的空缺。他将母亲交给爱徒若望,要他好好供养、照顾和孝爱她!值得我们注意的是:他不说:“看,这是‘我的’母亲”,而说:“看,这是‘你的’母亲!”这好像是说:“我孝顺了她一生,叫她欢心,现在我与世长辞,不能在世上孝爱她了!因此请你成为另一个我,用我对她的情怀去代替我孝顺敬爱她吧!从今日起,她是“你的”母亲,你也该像我一样,成为她的喜乐!” 这就是我们透过心理透视从圣经中所认识的耶稣!他一生如此孝顺自己的母亲,我们还敢说他对母亲绝情吗?还敢说他不高兴我们敬爱他的——也成为我们的——母亲吗?

    谁是我的母亲?

    是的,耶稣的这一句话,我们不可误解,更不可曲解。它一点也不否认耶稣对母亲的亲情,也不禁止我们敬爱他的母亲。可是,不误解和曲解这句话,还不够,我们还得更彻底领悟这句话的深切意义!什么深切意义呢? 首先,他要我们看清楚他母亲的真正价值所在。事实上,当时的人,也非常敬佩他母亲的,因为有其母则有其子。他们接触耶稣,深受他的修养、美表、宣讲和奇能所感动,因此——他们想——生养这样一个儿子的母亲,该是多么有福! 按照圣路加记载,曾有一次,一个妇人深受耶稣的伟大所感动,高声对耶稣说:“怀过你的胎,及你所吮吸的乳房,是有福的。”(路十一27)她只从生理的角度去欣赏他的母亲。可是,耶稣立刻补充说:“可是那听天主的话而遵行的人,更是有福的。”(路十一28)这正配合我们如今探讨的一段圣经的思想。 耶稣说:“看!我的母亲,我的兄弟!不拘谁遵行我在天之父的意旨,他就是我的兄弟、姊妹和母亲”(玛十二49-50)言外是说,圣母的福气,不只在于能生育一个如此完美的人而天主——耶稣,而且特别在于她是一个绝对遵行天主旨意的人。她在领报时向天父所说的话“愿照你的话成就于我吧!”正综合了她一生的存在价值和福气所在。

    其次,“谁是我的母亲”这句话,还告诉我们耶稣——人而天主的基督——的超越感和价值观:他非常敬爱他的母亲,可是他并非一个盲目的情感奴,他知道将对母亲的爱放在适当的价值框内。他爱母亲,但他亦以对母亲的亲情去爱信仰他的人,因为这些就是他的“兄弟、姊妹和母亲”(玛十二50)。同样,他爱母亲,可是为承行天父的旨意,他也能慷慨放下母亲而干天父的工作!因为天主在先,父母在后。他在圣殿给痛苦地寻找他的双亲(路二48)所说的话,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吗?他说:“你们为什么寻找我?你们不知道我必须在我父亲那里吗?”(路二49)这“必须”就是他超越的动力,也是他价值观的尺度。因此,虽明知加尔瓦略山上的祭献必会刺透他母亲的心房(路二35),可是,面对天父的意旨,他仍是说:“不要随我的意愿,惟照你的意愿成就吧!”(路二十二42)

    最后,“谁是我的母亲?”这句话,还告诉我们不必像那个妇人那样羡慕圣母的福气,因为只要我们愿意,这福气也能成为我们的。耶稣说了:“不拘谁遵行我在天之父的意旨,他就是我的兄弟、姊妹和母亲。”(玛十二50)“不拘谁”,那就是说你和我也可以。啊!这是多大的福气!能成为耶稣的至亲,能像他的至亲一样接受他的爱!当你羡慕或钦佩一个人时,你不是不期然地渴想能同他或她打交道、结友谊吗?可是在人际间;这“渴想”屡屡只是一个“妄想”,因为多方面的因素可能使这渴想成为泡影。可是,在信仰的超性领域里却不然。我们信仰基督、欣赏他、钦佩他,我们也能与他打交道,尚且不只结友谊而已,而且更能成为他的至亲,只要我们像他一样,不惜代价的遵行天父的旨意,接受天父的安排,满全天父的计划。因此圣保禄说:“你们一不在是外邦人或旅客,而是圣徒的同胞,是天主的家人。”(弗二19)

    谁是我的母亲?

    我们真的了解耶稣这句话的深切意义吗?我们是否从生理的角度去羡慕圣母的福分?抑或从信仰的角度去敬爱我们天上的慈亲?我们是情感奴?抑或能超越情感,给予它适当的价值?在信仰生活中,我们真的是耶稣的兄弟、姊妹和母亲吗?我们想想吧!圣母的人际关系 “人际关系”是现代人的热门学问,也是建设团体不可或缺的本性因素。可惜,现代社会的混乱思潮和物欲享受,使现代人逐渐失却了应有的礼教和人格,致使现代人的团体——家庭、善会、学校、堂区、教会、社会、国家、国际集团等——屡屡缺发了和谐共融的交往。这就是人际和国际间纷争与战乱的因由。因此,重建人际关系,实在是急务之需!专家们都在从心理、群体、社会等角度去探索重建人际关系的方法。我们也尝试从天主的启示中探求一些指示,好重建我们的基督徒团体。为到达这目的,相信最好是以圣母玛利亚为典范了,因为除了人而天主的耶稣以外,她是最完美的人。若望福音第二章开头短短的十一节,不正给予我们珍贵的资料吗?那么,就让我们尝试去发掘吧!

   有关加纳婚宴的记载,开头第一句这样说:“第三天,在加里肋亚加纳有婚宴,耶稣的母亲在那里。”(若一1) 这简单的一句告诉我们人际关系的一个重点,就是“参与”。的确,在基督徒的团体里,屡屡缺乏和谐与共融,正是因为团体的成员,不是每一个对自己团体的活动与生活都抱有“参与感”的,他们好像是局外人似的,对团体的一切都不感兴趣,因此都不参与。这一来,成员孤立了自己,而团体也得不到成员的支持和爱护。这样的“团体”,又怎能是一个“团结的身体”呢! 可是,所谓“参与”,并不只是“人在”,最重要的还是“心在”。多次,我们不是不参与团体的一切,可是,我们只是人在心不在,缺乏“投入感”,致使团体的活动进行起来,都是死气沉沉的,没有活力,没有冲劲挥写葱碌目赡堋? 圣母不是这样!她虽始孕无玷,冰清玉洁,可是她并没有将婚宴看成“尘俗之事”,更没有将嫁娶列入禁例(弟前四3):她前去参与,分享他人的喜乐;她投入地参与,设法使这婚宴进行的更美满、更愉快。事实上,她向耶稣求得的第一个圣迹,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我们真该像圣母学习!

    接着,圣若望记载说:“耶稣和他的门徒也被请去赴婚宴。”(若二2)这也是基督徒人际关系的一个重要关键:耶稣的临在,宗徒的临在!其次,我们也参与团体的一切,也投入地去参与。可是,我们的“参与和投入”,只留于“人”的层面,从没有踏上“基督徒”的领域。因此,在参与和投入中,我们“人性”——败坏人性——的表现越来越彰显,而基督徒的身份却忘得一干二净,致使我们的临在,为他人屡屡构成一个不易负荷的十字架,因而不但建设不了团体,反而给团体带来不少的阻力和破坏。主要的原因,就是在我们的参与和投入中缺乏了耶稣和宗徒的临在。圣母参加加纳婚宴时,圣若望告诉我们:耶稣和门徒们也在那里。这是不可忽视的一点!不知我们是否理解错误。我们认为:要是耶稣和宗徒们不参加婚宴,相信圣母也不会前往。这并不是说圣母缺乏参与感,而是她深悉自己的“基督徒身份”。因此,若不以基督徒身份参与,她什么也不参与。 这一 点,为培育基督徒的人际关系,是非常重要的:以基督徒的身份!那就是说,以耶稣的福音精神,按照教会有宗徒传授下来的指示!这就是基督徒人际关系与非基督徒人际关系的分别!

    圣若望又继续记载说:“酒缺了。耶稣的母亲向他说:他们没有酒了。”(若二3)这一句十足叫我们看见圣母真的非常投入的去参加这婚宴:她如此投入,宛如她自己就是这婚宴的主人家一样。因此,在婚宴中,她着眼的,并不是自己的饮食,而是他人的需要。正因此,在主人家还没有觉察没有酒以前,她已先觉察了!多么投入的关心!尚且是以基督徒身份而投入的关心!这又是基督徒人际关系的另一要点:关怀他人。    

    圣保禄说:“论关怀,不可疏忽……对圣者的急需,要分担。”(罗十二11、13)的确,彼此以基督徒的爱心互相关怀,这是基督徒团体不可或缺的表现!  

    可是,要能关怀他人,就得先忘却自己!可惜,我们都是自我中心的人,事事都容易“我”字当头。这一来,难怪我们对他人的痛苦和需要,都视若无睹,无动于衷,因为我们企求的,只是他人的关怀!啊!我们多么需要勉励实践我们唱得烂熟的圣方济和平祷词啊!“我不企求他人的安慰,只求安慰他人。我不企求他人的谅解,只求谅解他人。我不企求他人的爱护,只求爱护他人。”  

    圣母以基督徒的身份关心婚宴的一切,发觉了酒缺以后——圣若望记载——她便立刻主动地向耶稣求助。这“主动”的积极表现,实在值得我们效法!多少次,我们不是发觉他人或团体的需要,只因为缺乏了主动的积极表现,我们始终裹足不前,成为没有建设性的份子。    

    圣保禄对格林多教友说:“小量播种的,也要小量收获;大量播种的,也要大量收获。每人照心中所酌量的捐助,不要心痛,也不要勉强,因为天主爱乐捐的人。”(格后九6-7)圣保禄所说的“大量”和“乐捐”,不正强调应有的“主动”和“积极”的心态吗?    

    人与人的交往,若能以基督徒的身份,主动和积极些彼此关怀,互相关照,我们能给予他人多少欢乐!正是为了这个缘故,圣保禄给斐理伯的教友说:“我在主内非常喜欢,因为你们对我的关心又再次表现出来!你们始终是关心我,只不过缺乏表现的机会……你们斐理伯人也知道:当我在传福音之初,离开马其顿时, 没有一个教会在支收的事项上供应过我(可见:从人性角度看去,圣保禄的心情,当时多苦!)唯独只有你们(这更叫圣保禄加倍的感受被关怀的喜乐),就连我在得撒洛尼时,你们不只一次,而且两次曾给我的急需。”(斐四10、15、16)因此,圣保禄称他们的关怀为“芬芳的馨香,天主所悦纳中意的祭品”(斐四18)  

    值得我们注意的,就是圣母为关怀他人而向耶稣的求助,本身就是一个“祈祷”:“他们没有酒了!”很简洁!很信赖!很真诚!这又告诉我们基督徒的人际关系另一个不可或缺的因素:祈祷!   

    今日对人际关系的研究,已有了新的成就。这是无可否认的(可是,我们也不能否认:今日人际关系的有些原则,其实只是新一代所遗忘了或没有机会接受的古老“家教”而已!)可是,以基督徒的身份来说,这些人际关系的原则或方法,若不是透过深入的祈祷给予他们一个基督徒的洗礼,使他们超越“人”的层面而踏入“基督徒”的超性领域的话,则很可能只是一种“手法”或“学术方法”,使我们在人际关系上,只有一套圆滑(甚或虚伪)的“外表功夫”,而缺乏与人交往时内心应有的真诚!因此,必须学习圣母的祈祷!   

    是的,祈祷就是光,就是热,祈祷能叫我们不断看清自己的基督徒身份!祈祷能叫我们不断牢记着他人是同一在天大父内的兄弟姊妹!祈祷能使我们肯主动、肯积极、肯牺牲去谋求他人的幸福和喜乐!祈祷能使我们与人的交往能有意想不到的收获!主说了:“离了我,你们什么也不能作。”(若十五5)难怪圣母发现酒缺时,没有自己与司席一同寻求解决办法,而安静地向耶稣祈祷说:“他们没有酒了!”  

     若望福音继续记载:圣母向耶稣祈祷后,便给仆役说:“他无论吩咐你们什么,你们就作什么。”(若二5)  

     这里首先值得我们注意的,就是圣母那种女性的细腻和体贴心态:她没有告诉司席,却直接吩咐仆役。为什么呢?因为她不愿伤害司席的自尊,更不愿叫他丢脸难堪。这又是人际关系的另一个重要原则:尊重他人的自尊心,维护他人的声誉!可惜,在今日这个自私和不知自律的社会里,这条重要的原则,实在守得太少了!现代人最易(可惜有时也最会)伤害他人的自尊!现代人最易(可惜有时也最有效率地)破坏他人的声誉!我们还堪当作圣母的子女吗?    

    此外,值得我们注意的,就是圣母向仆役所说的话:她没有自信自负的自己吩咐他们干这干那,只吩咐他们作耶稣所吩咐的一切!这又是另一个重要原则:将他人引归基督!基督徒的人际关系,不只是为建设一个相亲相爱,和谐共融的“爱的团体”,而且更是为透过升华了的人际关系,将我们所接触的兄弟姊妹,引归基督!这就是我们与人交往时应有的“基督徒价值”!  

    耶稣说:“不随同我的,就是反对我;不同我收集的,就是分散。”(路十一23)我们与人交往时,是否正犯上了耶稣的禁忌?    

    在结束加纳婚宴的记载时,圣若望说:“这是耶稣所行的第一个神迹……他显示了自己的光荣,他的门徒就信从了他。”(若二11)从人性角度看去,这是多么不合乎逻辑的结论!从现代人的心态看去,又是多么不公平的结语!这第一个神迹,不是圣母的一句话换回来的吗?这对新婚夫妇只所以能摆脱“酒缺”的尴尬场面,不正是圣母体贴入微的功劳吗?怎么光荣却归于基督?人们却信从了他?怎么对圣母连一句感谢或赞赏的话也没有?是的,我们太人性化了!我们太缺乏基督的福音精神了,如果我们有如此的感受的话!也许,正是为了同一的缘故,在我们的团体中和与他人交往时,我们仍是名利是图,权势至上!最重要的,仍是自己的面子,自己的地位,因为潜意识地,这正是我们人际关系的最终目标。  

    可是,圣母却不如此!她对自己的基督徒身份,有全面的意识;她深悉自己的使命,就是引人归向基督;因此,目的到达了,她便“功成身退”,一点不在乎,反而会为此而喜乐!啊!在这方面,要是我们多肖似圣母一丁点,我们的基督徒团体,哪里会有勾心斗角的可耻现象出现!我们真该羞死!   

   亲爱的兄弟姊妹,这就是圣母的人际关系,也是我们面对这问题初步尝试(也是局部)的发掘。无疑的,对这问题,圣经的资料正多着呢!对圣母如此,对耶稣更是如此!我们好好发觉吧!可是,最重要的,还是将我们发掘出来的或多或少的教训,着实地去生活,合力建设我们的团体! 

 

 

相关热词搜索:我的母亲 圣母 圣经

上一篇:【圣经中圣母】看,你的母亲!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